紧急情况:shouda8.com 被强打不开了,请大家收藏新域名 m.shouda88.com

第95章 矛头指向她

作品:农门替婚之庄园夫人逆袭|作者:快乐慧敏|分类:现代言情|更新:2021-09-15 10:54:58|字数:2288字

很快,农开区执法人员陆续到达,三辆执法车,够气派。

他们在屋里拍照取证、调监控,没有发现可疑现象。

黑皮大叔站出来说道:“我不信她就这么睡过去了,一定要想办法查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们要尸检。”

执法人员问了开口的黑皮肤大叔是谁?

还是回答柳木木的那个下人,大着声嚷道:“他是小谢的远房叔叔。”

沉默很久的老郑头终于开口了,他逼近黑皮肤大叔,咄咄逼人气场,步步惊心:“你是她什么时候的亲戚,我怎么从未见过你。小谢在庄园这么久,也从未见你们接触过,突然冒出来,无凭无据,有何居心?”

那下人又大声说了,黑皮肤大叔以前是葡萄园工人,年岁大了,就回家了,在这儿住的不远。

“那么,为什么小谢刚死,你就来了呢?”老郑头问,很有一种大当家的风范,原本后院就该他管,管有管的样子。

突然有执法人员从垃圾桶里拿找到一根鸡骨腿,用一次性手套拿过来。

“刑支,这个是我们了解到死者最后的食物。”

“行,带去化验。”

“那么她还尸检么?”一执法队员问刑队。

“医疗尸检由病人家属提出,她的家属呢?”刑队问。

“那个黑皮的工人。”

“如果不属于医疗事故的,医院只承担其中的尸检费,而其他的费用,如尸体的运送费、保管费等则由死者家属或死者所在用人单位承担。费用你们要协商好。”刑队环顾了四周,看向黑皮。

黑皮一听到要出钱的事,立刻往人堆里钻,又理直气壮站出来:“是在庄园死的,这本当是庄园负责承担。”

老郑头无比显担当,挺身而出,也耍起横:“是谁判的非正常死亡?是你叫喊着尸检,你是家属,你出。”

“现在到底是不是非正常死亡,归由你们出。”黑皮较真。

柳木木见状,大声嚷道:“好啦,这个费用庄园出。”

现场这才停止喧闹。

柳木木继续道:“对小谢的死,我也存在疑虑,恳请执法人员仔细查,还一个真相。”

议论纷纷、复杂事物的一天,大家都焦急等待着结果。

第二天早上就出现了结果。执法人员把几个核心人叫到一处,反馈并问话。

“我们排除外部环境,导致心脏超负荷,造成的死亡。夜里熏香也会导致死亡,这一点也可排除,睡觉的时候在脖子上缠一些东西,也会造成死亡的发生,这些常见的都排除。”

“那就是自然死的,正常死亡。”

刑支摇了摇头,“在目前,鸡腿里有一种毒物巴饼,境外的,国内没有,可以在人神不知鬼不觉死掉。她的胃里确实存有这样的毒素。”

“被人害?”柳木木吃惊不小,“怎么会这样?”

“鸡腿是我做的,我没有投毒啊,昨晚有说有笑,都挺好的,在我们面前吃了一半,带走了剩下的一半而已。”柳木木解释。

刑支又说:“昨晚上的监控,这个区域的视频无缘无故出了故障,这是典型的故意杀人。”

黑皮从门外走了进来,指着柳木木道:“是她、一定是她,与小谢关系恶化,才起了歹心。”

“请问你为什么凭空指责?这是诬陷。”柳木木喝道,“别贼喊捉贼,任何涉及到法律层面都需要依据,之前我对小谢的死不存在怀疑,现在疑虑深深,我反而迫切了解情况了。”

刑支说道:“在调查期间,院中的任何人都不能离开。”

柳木木说道:“老郑头,你去安排。调查院中出入人员,今日,后厨食堂购买食物的,派一个人去采购就行了。刑支,您看这样安排可以吗?”

“可以。需要庄园安排一个房间,我们A组审问,B组把这个时段的监控、小谢交往行踪统统调查摸排。”刑支说道。

柳木木知道遇大事得冷静,坚信身正不怕影子斜,要力争清白、抓住坏人。

刑支安排的组分头行动了。

柳木木知道这股下人的口舌,吩咐老郑头:“按照下人的‘习惯亩’喜欢嚼舌根子,需要劳烦你管理一下,在没有查明真相之前,莫要非议。”

刑支最先找的是柳木木问话。柳木木把关于那只鸡的做法和对小谢的了解客观地叙述了一遍。

可情况不妙的是,B组在柳木木的客厅墙角里找到一手指大小的袋装巴饼。

刑支立刻让人把柳木木控制起来,审问更加严格。

“这是你准备的巴饼?”刑支手拿袋装巴饼指问。

“什么巴饼,我不知道。我要是真想害小谢,我何必不把它藏好,何况我和小谢无冤无仇。”柳木木阐述。

刑支眼神直逼柳木木:“除了你,还有你丈夫?”

“这更不可能,没有理由。”柳木木苦笑。

“你认为小谢在你的情敌出现后,背叛了你,和情敌刘倩相好。”

“我为什么要和这样一个行为或这样一个人计较,刑支,您把我格局看得太小了。”

“如果有必要还得通知你丈夫回来,他搞不好也有嫌疑。”

“简直莫名其妙。”柳木木觉得刑支的推断辣耳,到现在,还没有给郑陌发过消息告知情况,主要是为了不让郑陌分心。

“对了,您要把黑皮好好查查,黑皮到底是否是小谢的亲人?从未来庄园的黑皮为何在小谢刚过世就来了,并执意要尸检,您不觉得这可疑吗?”柳木木继续向刑支陈述。

刑支点了点头:“你所说的,也是纳入我们的考虑范畴,我说过,任何蛛丝马迹都不会放过。”

这时,B组有人来报,在院门的监控室,我们发现一个人影深夜入庄园,那个人影虽一闪而过,但足够截屏,辨识度很高,是黑皮。

“立刻带黑皮过来。”刑支命令。

B组的来人说道:“在我们去控制的时候,迟了一步,他吞服了一袋巴饼,现在已经死了。”

“你是说自杀?而且是畏罪自杀?”刑支双手撑着桌子目光犀利。

“小谢住的周边隐晦处有脚印显示正是黑皮。”

“可黑皮为什么会杀死小谢,很明显嫁祸柳木木或者他们的庄主,你们和黑皮,不、确切地说你和黑皮有过节?”刑支问柳木木。

“我从未和这个人有过交集呀!”柳木木如实回道,突然脑袋开窍,说道:“有下人之前高喊黑皮和小谢是亲戚,把这个人喊出来问问真实情况。”

柳木木提醒了刑支,B组正准备去提审,却被告知,叫喊黑皮是小谢亲戚的下人昨天已经离开庄园。

刑支命令:“实施抓捕!”

B组随即行动。

喜欢农门替婚之庄园夫人逆袭请大家收藏:(www.shouda88.com)农门替婚之庄园夫人逆袭手打吧更新速度最快。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农门替婚之庄园夫人逆袭》,方便以后阅读农门替婚之庄园夫人逆袭第95章 矛头指向她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农门替婚之庄园夫人逆袭第95章 矛头指向她并对农门替婚之庄园夫人逆袭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