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情况:shouda8.com 被强打不开了,请大家收藏新域名 m.shouda88.com

梦境赫兹

作品:光年罗曼史|作者:慕时因|分类:现代言情|更新:2021-09-16 09:00:00|字数:4692字

古典宫廷式的吊顶上,繁复的水晶吊灯里的灯光已经暗了下来,华丽舞池里的圆舞曲从复古黑胶唱片机里流淌了起来。

这是一首叶岩没听过的歌,仿佛是上世纪曾经风靡过的某个小众音乐,旋律缠绵得就像是昔日的情人在耳边低声地说着情话,偏生那音调忽远又忽近,让人琢磨不透,又牢牢叩在心头。

眼前,男人的手与她的相拥在一处,他戴着半截银质的面具,清晰的印出叶岩微微发怔的脸庞,她蹙了蹙眉,低声道:“怎么就你一个,他呢?还有,这里到底怎么回事?”

“你这么多问题,你要我先回答哪一个?”泽西性感的嘴唇轻轻撇了撇,口吻听不出究竟是不是在吃味。

叶岩随即瞥了他一眼,动作别扭地随着众人的舞步转了个圈,严格来说,她的问题不是舞技生疏,而是根本没有舞技,好在呆在角落里,很少有人留意到她的频频失误。

“你知道为什么他们管自己叫蘑菇吗?”泽西闷哼一声,崭新的皮鞋当下又被她踩了一脚,她瞪大桃花眼看他,看起来很乖巧地点头。

“你也许知道,在某些国家里,有一种特殊的小蘑菇是合法销售的毒|品。”

“你是说风车国?”叶岩很快反应过来,她虽然曾经去这个国家短暂的旅游过,但对这种东西,却是一直抱着敬而远之的心态,不过据她同学的同学说,在食用这种小蘑菇后,确实会出现一些类似致幻的效果,比如看见了五六种色彩奇异的图腾,甚至最夸张的还有说将自己男友的脸直接变成了心仪的爱豆(idol)的。

“没错,这一切都不过是幻觉而已,不仅是他们的,也是我们的。”泽西压低嗓音,语调变得认真起来,“但所有的幻觉,都不可能脱离媒介单独发生。”

“所以你的意思是?”叶岩气息一顿,“我们现在就像是吸入了某种气体,或者干脆是有人在暗中控制着这一切?”叶岩在说这话时,意识域已经重启了‘画像’,但让她瞬间感到受挫的是,她所接收到的光谱流,简直正常得不能再正常。

“在星际人的诸多天赋中,有一种非常罕见的且无法被复制的天赋叫作‘入梦’。”透过泽西脸上的半截面具,叶岩看见他微微垂下的眼睫,片刻后复又抬起:“它的拥有者身世成谜,甚至曾经‘死’而复生。”

“你是在说——”叶岩微微长大了嘴,极力控制自己不去说那个名字。但交汇的目光中,见泽西肯定地重重点头,“你想得没错,就是她。”

“可如果她真的在帮他们,那她为什么又要?”叶岩皱眉,很显然是在思考这个问题。没错,他们现在之所以能顺利来到这里,其中有很大的缘故是夏瞳的帮忙,那既然如此,她又什么要设计出这里,还是说,这个地方其实就是没有失忆的夏瞳,也就是曾经的瞳·琼斯的某个实验?

“你是在疑惑,她既然现在人都不在这里,又如何能控制这些,让我们‘入梦’吗?”随着舞曲高潮的来到,泽西的身体也自然而然地凑近了她。

“因为并不需要。”随着身体的一阵陡然地悬转,她的手被另一个人稳当接过,在她的面前,另一道同样身穿黑西服的帅气身影闪现眼前——正是戴着黑色金属镂空面具的白景言版的鲁鲁修菇。

搞什么,为什么他们都可以变装,只有她还穿着这该死的护士服?!

“为什么并不需要?”在马尾发丝飘杨的瞬间,叶岩向白景言问道。

与此同时,泽西也对她扬了扬嘴角,居然什么也没说便很快悄无声息地离开了舞池,倒是白景言不轻不重地看了他的背影一眼,眼神中透出一丝只有彼此才能读懂的笃定。

“简单来说,她的这项天赋可以被以某种奇特的方式存储起来,比如说‘芯片梦境池’。”白景言眯了眯眼,终于解释道。

同一时间,当叶岩再次对上这清隽的双眼,脑海中居然回闪到了方才不久前她在湖心的小船上主动亲吻他的那一幕上。

果然就算记忆会骗人,但内心深处的那份曾经深刻的触动还是一模一样的。

“她好厉害。”叶岩有点丧气,甚至因为大脑片刻的短路,还不小心撞了他一下。

“是啊,她确实很厉害,即使出身不高,却还是因为美貌与实力成为了学院里的头号女神。”白景言轻笑声,清润的语调仿似是在故意这样说。

叶岩果然不吭声了,倒是下秒他忽而揉了揉胸口,无奈道:“你已经撞了我九次了。”

叶岩干干“哦”一声,反应了下他这话里的意思,却又不说话了。

“你难道不好奇为什么我们都改变了形象,唯独你一个人没有?”白景言拉着她的手,他的动作显然比泽西温柔上许多,但现在的叶岩似乎并不吃这套,跳舞时的动作更不是踩他脚上的皮鞋,就是撞上他的胳膊,倒是他也好脾气的不作声,一双凤目里甚至能看见粼粼的温柔的光。

“当然好奇,但是你们似乎都喜欢吊着我,我不问,你们一个两个就故意不说,简直像玩游戏似的。”叶岩边吐槽着,边在转圈的时候,还看见了之前的那位柯南菇向她投来了暧昧的眼神。

她胳膊上的皮肤瞬间被激起了一阵鸡皮,只听白景言的话音在耳畔徐徐落下:“因为,你也是特别的啊。”

“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说,你虽然看似会受影响而‘入梦’,却又和我们不一样。我想,这或许印证了她与你之间,存在着某种特殊的关系。”

难道说,这其实也和坦桑星的神秘王血有关?叶岩一时间陷入了沉思,她抬头看看白景言,又看看她周围的那些面上戴着各式的、夸张的化妆面具的人。

“所以你的意思是说,只有我能让这里停下来吗?”她蹙了蹙眉,在说这话时有些不自信。也难怪她不自信,毕竟这是连她的天赋‘画像’都好似被莫名屏蔽了的地方。

“我们会帮你的。”白景言的手臂抬高,并以眼神示意她现在该转圈了。

“所以现在就轮到泽西消失了?这就是我没来的这段时间里,你和泽西的计划?”叶岩低声说,她实在被这舞转得发晕,但尽管如此,她还是试图强行调取泽西的‘朔月之眸’里呈现的图像。

让她略感欣慰的是,虽然燕青的这项黑科技在之前层叠的回忆里无法正常使用,但现在,她却是能清晰地看见泽西那边的动静。

他所在的地方和他们现在的舞池不同,那里更接近于一个设计风格超前的如同迷宫一般的芯片卡存储中心的地方,如果她所料没错,他现在所在的地方,多半就是白景言口中的、将瞳·琼斯的天赋‘入梦’以特殊方式储存下来的梦境池。

此刻,泽西大概正在很仔细的检索着他们所在的‘梦境芯片’,甚至刻意让镜头在停了0.3秒,好让她看清上面的字。那字像是由‘朔月之眸’的快拍功能直接翻译过来,上面写的是星河历5411年7月26日,泽西·诺布尔王子生日宴会。

难道说,现在的这场化妆宴会,其实是泽西当年的生日宴会的复制版?但就算它是真的,在当时的宴会出席名单上,又怎么可能有诸如柯南、赛巴斯安、鲁鲁修这样的日漫角色呢?还是说,她眼前所见,其实是被调整过了细节的版本?

“怎么,这么快就和泽西联系上了?”白景言的话打断了她的思考,她抬睫无意识的“嗯”了声,下秒才反应过来,居然白景言已经发现了她和泽西的秘密。

“你,你都已经知道了?”她低头支吾了下,“这是什么时候的事?”

“你消失的那段时间,我也不能一直闲着,你说是吧?”

白景言嘴角的淡笑让她心中一涩,她略略收低下巴,却并不打算在此时此刻将这件事解释清楚,反而是呵笑声,问道:“那你都查到什么了?”

“我们不如先来谈谈,泽西那边都查到什么了。”

白景言并不轻易上她的套,他的手指动作娴熟地搭上她的腰肢,不动声色地带着她,慢慢凑近了那台置于珐琅高柜上的复古的黑胶唱片机。

.

此时留声机里的圆舞曲已经临近尾声,但舞池里人们的热情却并未停止。他们踩着旋律舞动着,挥动着身体,在璀璨的水晶灯的光束下,满室皆是交错的衣香鬓影。

叶岩狐疑地看了白景言一眼,目光也很快顺着他的视线,落在了那台留声机上。

从外表看,那留声机与她在古董店里见过的那些并没有什么不同,底座像是个深棕色的迷你老式行李木箱,箱盖打开靠在墙壁上,一根细细的银色唱臂升降杆下是一碟正旋转着的黑色的唱片,而那下面则是一个隐藏的黑□□格扬声器。

“那有什么问题吗?”叶岩忍不住低声问。

“也许风王已经告诉过你,双缝空间实际上分为好几层,在第一层中,你看见的了你的回忆,而这第二层,则是泽西的回忆。但是,我们并不能简单将它理解为是将某个记忆景象的复刻,换句话说,它的内部其实是动态的,并且可能存在套层的情况。至于说这一层,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就是当初那个未完成的实验中的‘梦境赫兹’部分。”

白景言的语调透出一股淡淡的追忆感,仿佛直让人穿越了重重遥远的时光,回到了那座传闻中有着扇形金色银橡叶飘落的圣彼得堡军事学院。

“你看见的唱片机是真的,但里面的唱片却是经过她编码的能量场,所有人都会因此入梦。”白景言继续解释,“而之所以说它尚未完成,则是因为——”

“因为什么?”

“因为即使是它的控制者,也在进入后,很难走出来,所以当初那些积极的准备将这个项目报去终极科研所送审的专家们在发现它难以通过后,最终还是决定撤回我们的项目资金。”他挑了挑眉毛,“那可是很大的一笔钱,足够为帝国新建一座基站,甚至是买下一颗小行星。”

叶岩听后也不由地挑了下眉毛,心说从几何时起就连小行星也成了她世界里的一个梗,还是说在那个她所不了解的星际世界里,是通货膨胀率太厉害,就连小行星也变得这么不值钱了?

“那客观来说,你认为这个‘梦境赫兹’的实验部分现在是成功了没?”叶岩沉吟了一番,认真问。

“我不是专家,顶多就能算是半个预备研究员。”白景言注视着她的眼睛,表情也同样认真,“我只能说,比起我们当时多次模拟的结果,它已经很接近成功的状态了。”

叶岩点点头,没再说什么,另一边,泽西的画面也再一次传送了过来。

.

泽西抬头环视了周围一圈,从四周摆满着不同型号的芯片的白色亚克力展架来看,他此刻的位置是‘梦境芯片池’的某个角落处,而距离他进入这里,时间已经过去了17分30秒。

事实上,从他和少将打开舱门一进入那个化妆舞会后,这种扑面而来的熟悉感几乎立刻就让他联想到了当初自己的那个成人礼舞会。据当时宫殿的总管事金秘书透露说,这一切都是瞳·琼斯设计的,但一直在他身旁的瞳·琼斯却始终对此不发一言,只是很低调很优雅地替他向众人逐一挡酒。

她的酒量是很好的,甚至比他和少将这两个男人还要好。而这,想必也是他当初倾心这个女人的原因之一,不仅是因为那双亮得惊人的紫水晶一般的美眸,更是为这不动声色却又强大的实力。

而现在,他的两根手指已经靠近了那块芯片,但芯片牢牢地卡在底端的金属卡槽里,他尝试了两次,都没能成功将它从里面取出来。

很显然,单纯地想靠最原始的办法暴力地拿出芯片卡,并不能解决问题。虽然对这个结果,他其实一早已经预料到,毕竟在他们当初的‘梦境芯片池’里,甚至就连瞳·琼斯本人,都无法在拿出芯片后直接中断他们的入梦画面。

这时叶岩的声音也通过‘朔月之眸’里的信息处理系统传送了过来,“如果这样都拿不出来的话,那当初你们是怎么从这个实验里走出来的呢?”

“等到梦境自行停止。”泽西的手指离开了那个芯片,继续:“她在设计之初,就会给它设定一定的运行时间。但我们当时的实验只是个模拟试验,所以不会对我们任何人产生物理层面的伤害。但现在的这个——”

“如果真是瞳姐故意设计出来的,我们,甚至包括这里的其他你能看见的人,恐怕都会有危险了。”舞池里,白景言轻拍了拍叶岩的肩膀,严肃地说。

叶岩愣了下,手指却在无意识间靠近了不远处的那台留声机的唱臂升降杆,但就在她即将触碰到的瞬间,被白景言猛地拉住了,与之而来的则是泽西的拔高声音:

“叶岩,即使音乐现在停下来,我们想必也不会立刻走出去梦境,反而会让这里的情况变得更麻烦!”

“没错,在‘梦境赫兹’里,音乐仅仅是一个触发媒介,但真正要让这里暂停,恐怕……就像我刚才说的那样,还需要靠你了。”白景言的凤目看定叶岩,补充说。

下秒,舞池里的灯光忽然变幻了色彩,头顶上那华丽的水晶吊灯就像是一簇簇摇晃着的带有魔法的光,倒是此时白景言看罢忽而低喝了一声:“不好!”

喜欢光年罗曼史请大家收藏:(www.shouda88.com)光年罗曼史手打吧更新速度最快。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光年罗曼史》,方便以后阅读光年罗曼史梦境赫兹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光年罗曼史梦境赫兹并对光年罗曼史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