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情况:shouda8.com 被强打不开了,请大家收藏新域名 m.shouda88.com

十一又四分之三

作品:光年罗曼史|作者:慕时因|分类:现代言情|更新:2021-09-15 09:00:00|字数:4102字

卡罗尔号船舱的通道里,正正颓然地背靠着船壁,正在大口地喘着粗气。忽然,旁边一双大手抚摸向他的脑袋,将他的脸摆正了,正是泽西。

“哥哥,姐姐为什么没跟你一起回来?”他眨眨眼,抬起小脑袋向泽西的身后瞧,但左瞧右瞧,等来的却只有白景言一个人。

“简单来说,那个地方只能靠她自己找到不同才能出来。”白景言默叹出声。

“那为什么我们没事?”正正又问。

“这件事我刚才就开始怀疑了,”泽西扫了一眼白景言,见对方打开叶岩的手心,从中取出他的那枚耳钉,“也许它从头到尾,就是一个局,专门为叶岩而设的局。”

白景言闻声没再开口,仅是沉默着拿着那枚被燕青加载了某种神秘技术的耳钉,看模样是要去感应其他的舱门。“少将,你怎么不说话?”泽西又追问了一句。

“你想我说什么?”白景言回头瞧了他一眼,停下了手里的动作,“你别忘了,我和你一样,也是第一次来这里。”

“你难道不好奇为什么我们当初和瞳姐一起做的实验会出现在这里?”泽西站起身来,双目与他平视,“你总不会相信,这是真的是巧合的吧?”

“海船的线索是你们拿到的,难道你现在来反问我?”白景言说着,表情有些好气又好笑,着实分辩不出真假。

“你生气了,你以前很少生气的。”泽西走过来,一伸手顺势搭在他的肩膀上,压低嗓音凑近了道:“你说得对,线索确实是我们拿到的,甚至我们之前也做过排除,她应该……咳,和你不是一路人。但这也不能排除另一个可能性,就是瞳姐的真实记忆在被分裂之前,没做过什么为了自保所以必须要去做的事,毕竟你我都清楚,她可不是什么会轻易束手就擒的人。”

“就算你分析得全对,现在我们要考虑的,也是怎么才能把小岩救出来。”白景言冷着脸拍开他落在肩膀上的手,随即将那枚耳钉向身前船舱的门锁感应了下去。

.

叶岩的眼前陷入了一片漆黑,漆黑中透出一丝微弱的亮光,然后是雨水怕打在伞面上的跃动声,滴滴答答的,显然有越下越猛的趋势。

在淅沥的雨幕外,是一座透出橘色灯光的深黑色古堡,冷风阵阵,她穿着粉橘色的圣诞雪花的厚毛衣,仍然冻得直打哆嗦。很快,她周围的人流就动了起来,这是个临时组成的旅行团,也是她四年前在爱丁堡参加的一个叫撞鬼之旅的项目。

原来这一次,她是回到了四年前。她的双脚开始不自觉地挪动起来,在跟随大部队离开了女巫法场后,便又穿过街道,一起向某条漆黑狭窄的深巷走了去。

“搞不好我们真的会在里面看见幽灵哦。”林恩略低沉的嗓音出现在身侧,随即“他”的手也伸了过来,“岩岩,握着我的手,你就有没这么冷了。”

“我真的没想到爱丁堡会这么冷,比我那个城市冷好多。”大学时期的叶岩向林恩笑了笑,轻拍拍“他”的手,并没有上前握住,只是握紧自己的双手哈了口热气。

在进入深巷后,那位穿着黑色长袍的年长导游仍旧在沿路向他们做着介绍,一行游客举着伞,在呜咽的冷风与晦暗的壁灯灯光下,一个个中世纪的鬼故事仿佛从石缝中慢慢浮现了出来,它们幻化成悄无声息的幽灵,甚至仔细听,也似能听见它们在人的耳畔说着什么。

时间并没有过多久,他们就进入了一处地下酒窖,在黑袍导游纯正的伦敦腔的指引下,这里曾经是爱丁堡著名的停尸房的往事也渐渐被众人所知。在他们的脚下,陈旧的木阁板也随之发出吱吱的声音。

眼前所见,就像是一个在地下联通的洞穴世界,唯一的光源,是来自导游手里的烛火,那烛火飘忽不定,将众人的影子拉长,也仿佛是逐渐成型的森森的鬼气。

叶岩握紧拳,极力地想去控制这句身体,但很显然,这一切不过是徒劳而已,甚至连林恩也未发现她的异样,只是一路站在她旁边,低头和她说话:“怕不怕?”

地窖里比上面暖和不少,叶岩抿了抿嘴角,声音很轻地继续,“恩恩,谢谢你专程飞过来陪我。”

林恩呵笑一声,细碎的短发遮住额头,却遮不住那漂亮的双眼里有些勾人的光,“这没什么,都是我自己愿意的。”

和记忆中一模一样的对话响起在这空气近乎凝滞的不见天日的地窖里,甚至恍然间让人觉得像是真的被时光封存了这一切。

她握紧拳,双眸四下搜寻着,很想按照泽西说的去寻找离开这里的方法,可是……

不得不承认,这接连而至的几个空间,确实是连她这个正主都无法分辩出真伪的所在。太像了,像得简直让人怀疑自己是在做梦,而不是莫名地回到了过去。

片刻的失神,黑袍导游手中的烛光一闪,经过几轮的鬼故事讲解,此时已经带领至众人来到了最后的石屋里:“Okay,let’s get somedrinks,Please follow me.(好了,让我们去喝点东西,请跟我来。)”

眼前石屋里的空间不算大,也同样没有灯,仅有的几盏白蜡烛被放在铝制的荷叶边托盘中,摆放在黑漆木桌面的一角。影绰的光线下,酒水很快由穿着白色围裙的女服务员端了上来,逐一分发给在场的游客们。这似乎是国外才有的独特的仪式感,每当一个项目圆满结束,都会开香槟之类的专门庆祝。

林恩端着酒杯,眼眸低垂,半晌又开口,却只是轻轻叫她的名字:“叶岩。”

“嗯?”叶岩于是偏过头看对方,“怎么了?”

“没怎么,我就是觉得这样已经很好。”林恩说着,身体凑近了一些,和那低沉的话音一起送入的,还有那熟悉的银色山泉的香水味。

香水?

不对,等一等。如果她没有记错的话,在那个时候这款香水还没有上市,哪怕是在国外上市!

豁然间,她的脑中一片澄明,就在她的指尖近乎要触摸到林恩的脸的时候,须臾之间,周围的影像就消失得无影无踪。

.

叶岩长吁了口气,身体犹如是从被人从湖里捞出来,一时间竟有种头重脚轻的感觉,而她的眼前,那狭长的通道里,却早不见了泽西和白景言的人影,只剩下正正一人歪着脖子靠着出口的舱门边,看表情像是睡着了。

“正正,正正!”她扶着船壁,强行镇定了几秒,这才快步走上前,她拍了拍田正正的手臂,但依旧毫无反应,这时,燕青的声音总算断续地传了过来:

“他应该是刚才使用‘天赋’和你连接时耗损过多,所以暂时晕过去了。”

“风大哥,泽西他们好像不见了。”叶岩环视一圈周围,这才发现了哪里不同,索性全然依靠‘朔月之眸’的磁场分析系统,很快,系统便显示出在不远处的其中一间舱门门锁所对应的地面上,存在有泽西的那枚黑金耳钉。

“他们在你‘醒来’之前,已经先一步去探路了。”燕青话说完,又立刻补充道,“这么说吧,根据我刚才对现有资料进行的对比分析,你们现在所在地方,应该就是传说中的交互空间,星际学名也叫作双缝空间,简单来说,你可以把它理解为一个‘终端’世界和‘地下黑市’的结合版,在这里你所看见的,有些是真的,有些是假的,很难完全分辩出来,不仅如此,在这样的交互空间里,它还可以被套上其他的东西,比如你刚才经历的回忆。”

这是一段很长的话,叶岩仔细想了想,皱眉说:“有点复杂。”

燕青“嗯”一声:“没错,它确实很复杂,因为这个空间实验至今还未百分百的成功过……”

燕青的话瞬间让彼此都陷入了沉默,她快步走向那扇舱门,弯腰捡起地上的耳钉,这扇舱门并没有因为泽西和白景言的进入而被打开,反而是再次重重关闭,她侧耳仔细去听,也奇怪地并未听到任何声响——就像是在真正的船舱二层时一样。

但越是没有声音,其实越是让这件事透出怪异。

她捏着耳钉的手指有显然的迟疑,毕竟在她没有找到答案之前,是否要将门打开,确实是一个值得去思考的问题,而以她刚才几乎和所有人“失联”的经历来看,在进去后,可能所有的信号又会再次中断。

“所以她给我们的关于《死海古卷》的提示到底是什么意思?”想到这,叶岩的呼吸有些急促,又像是在自我设问,“难道光明与黑暗,其实就是在指代现在的这个空间吗?”

“在我看来,很可能是的。”燕青话虽这么说,但其实并未给出具体的指导方案,“但按照我对现有数据资料进行的分析,确实还没有更多的头绪,所以这一仗,你可能真的只有自己去打了才知道。”

“原来如此。”叶岩沉默着握紧手心,虽然连她也不得不承认,竟然还有连燕青也做不到的事,但世事就是如此,她也不能总事事依赖旁人。

“风大哥,谢谢你。”她的声音很轻,随即,她再次握紧了手里的耳钉,向那门锁的感应区轻触去。

.

与之前所见的画面不同,她在开门后的瞬间,视野里就涌入了大片的光,那光线亮而刺眼,甚至让她不得不惯性去用手背遮挡。

小片刻后,光线褪去,她才发现自己竟正手扶着一个摆满了各种精致小吃的活动餐桌,脚踩着复古的大红色羊毛地毯,以一个极怪异的姿势来到了一个奢华的、灯红酒绿的化妆舞会上。

好在这里没什么人注意到她,就算看见了,也不过是匆匆扫了一眼她,就很快移开了目光。倒不是说她长得不够美,而是对这样的舞会来说,她现在的打扮也太Low了,打个比方,就像是游戏里一个没有任何装备的初心者,莫名被传送到了一个大佬云集的高等级副本的入口处。

而大家之所以现在还能够举着酒杯、看似心平气和的虚与委蛇,也不过是因为在等待系统刷新开启副本的时间罢了。

叶岩眯了眯眼,选择活动了一下自己的手指。

这里与之前所见的“回忆”不同,在“回忆”里,她连做一个动作都很难,几乎是照着当年的记忆剧本在重新过一次剧情。但这里则是全新的,她的身体对这里并没有任何的记忆,显然是开启了一段新剧情。

她慢慢移步到舞池的角落,仔细打量着面前的这些奇装异服的舞者,忽然,她的手臂被人不轻不重地碰了一下,接着一只精致的玻璃高脚杯也被强行塞进了她的手里。

“新来的蘑菇,来帮忙倒杯啤酒。”一个将自己打扮成成年柯南模样的卷发少年说。

“你是?”叶岩看着他这副打扮,不由愣了一下,刚才这个人是在叫自己蘑菇吗?可蘑菇又是个什么梗?难道真的是天涯精神病院的那个?

“我叫柯南菇,你是……护士菇?”柯南菇狐疑地眨眨眼,一本正经地介绍自己,随即表情已经很自然地叫上了她的新名字,“天使护士菇,化妆舞会马上就开始了,我可以请你跳一支舞吗?”

“我……”

“抱歉,不可以。”一个磁性的嗓音忽然插入了话题,叶岩猛地抬头,看见一位穿着复古白衬衫和贵气黑色西服,俊脸上戴着半截面具的高挑男人出现在他们的面前。

“你又是谁?”

“我是塞巴斯安菇。”那个人微微倾身,优雅地朝她递出了一只修长的手。

※※※※※※※※※※※※※※※※※※※※

不造撞鬼之旅这个项目还能不能在某宝搜到,当年和同学们去爱丁堡玩,还是很有点意思的~

喜欢光年罗曼史请大家收藏:(www.shouda88.com)光年罗曼史手打吧更新速度最快。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光年罗曼史》,方便以后阅读光年罗曼史十一又四分之三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光年罗曼史十一又四分之三并对光年罗曼史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