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情况:shouda8.com 被强打不开了,请大家收藏新域名 m.shouda88.com

双缝空间

作品:光年罗曼史|作者:慕时因|分类:现代言情|更新:2021-09-14 09:00:00|字数:4101字

叶岩屏息凝神,再一次使用‘画像’感知周围,与上两次结果相同的是,那些光谱确实都存在于他们的附近,但不知道究竟出于什么原因,他们现在并无法看见里面有人在活动的迹象。

叶岩拧眉,手指向那扇通向再上一层的合金门,眼神向泽西他们示意了一番。

见况,那两人也点点头,接着和她一起向大门走了过去。

“外面没有人。”也许是要安慰正正,也许是要给自己鼓气,叶岩沉声道。

确如叶岩所说,就在他们迈入门后的片刻里,确实连个鬼影都没瞧见——除了一扇密封的玻璃舷窗,窗外是浩瀚而沉寂的黑色大海,海面上星辉暗淡,冷风将海水吹起一阵又阵的褶皱。

叶岩看了那海面一眼,很快随着众人的脚步向上一层走去,边走,她还边牵住了正正的手,道:“正正,到了这里,你能想起什么吗?任何印象都可以。”

正正摇摇头没说话,忽然抬起小手指向前方,露出了一个狐疑的表情,“姐姐你看。”

叶岩一时间没明白他的话,倒是泽西第一个走上前。原本说,他们此时应该已经通向第三层的船舱,但诡异的是,在楼梯的前方居然又出现了一条和上一层内部结构一模一样的通道。

“我好像知道你说的不对在哪里了。”泽西的手指在通道的扶手上摸索了下,忽然与白景言对视了眼,“这里是个镜像空间。”他说。

“不仅仅是个镜像空间,”白景言脚步猛地一收,与泽西对视,“还是……”

“当年那个我们未完成的实验,双缝空间。”泽西的瞳孔骤亮,将他的话接了下去。

“难道说,瞳姐是在骗我们?”白景言沉声继续。

正这时叶岩已经快步走向了某扇舱门,通过那上面的窄窗向内看,嘴里同时道:“但也许这里真的只是修成和楼下一样的,用来混淆视听的呢。”

“叶岩!”泽西忽然张嘴像想到了什么,猛地伸手去拽叶岩的胳膊,然而——

.

一阵甜甜的爆米花的香气从远处飘来,叶岩揉了揉膝盖想站起来,这时才发现手腕上还多了一条细细的线,她的目光顺着细线向上看,原来是一只银色的贴着白雪公主的氢气球,氢气球漂浮在空中,周围是人山人海,不远处还有色彩绚丽的梦幻的卡通城堡。

“岩宝!你怎么又乱跑出来了!”下秒,一个熟悉的声音从头顶上方传来,她扭过头,就看见彭殊影那张娟秀的脸庞出现在了她的面前。

彭殊影穿着一条修身的珍珠色冰丝长裙,黑色的秀发柔顺地披在肩头,但很明显是没有做过任何染烫的造型。她咬了咬唇,定睛再仔细去看周围,果然,这是儿时她曾和父母来过的某个游乐场。

但那记忆遥远又模糊,她拼命地去回想,也仍记不清更多的细节,直到叶泓茗也从人流中走了过来,他同样穿着有些老式的衬衫和肥西裤,左手捧着一个黄色纸盒的爆米花,右手拿着两盒冰淇淋,他好看的眉头皱了皱,似在纠结要给她吃什么好。

“爸爸!”她听见小小的自己发出稚嫩的童声,还故意坐在地上不肯起来,非要人去抱。

叶岩来不及回想原来当年的自己也是个熊孩子这个事实,就见叶泓茗将手里的东西递给了彭殊影,然后温柔地将她抱了起来。

“岩宝乖,都怪爸爸之前工作太忙了,但是爸爸之前答应过你,你的生日爸爸你一定带你来迪士尼公园,怎么样,爸爸说到做到,快给爸爸啵一个。”叶泓茗将脸凑过去,她则在叶泓茗怀里咯咯地乱笑,接着在他脸上重重亲了一口。

“爸爸最好了,岩宝喜欢爸爸。”她听见自己向叶泓茗撒娇道。

怎么回事,难道她真的是回到了小时候?

但那一声声亲昵到腻味的岩宝,确是只有在当时才被她最亲的人称呼过。可是,就在几分钟以前,她不是明明还在卡罗尔号的海船上么?还是说,她现在所看见的其实是梦中的场景?

但就算是梦,也太过于真实了吧!小小的她想把头埋进叶泓茗的臂弯里,但是脸蛋就被彭殊影很轻地捏了捏,耳畔则是那温温柔柔的嗓音:“小岩,这是爸爸专门给你买的冰淇淋,你要是一口都不吃,妈妈要生气了,来,张嘴。”

她听话地张开小嘴,很快就被喂下了一口冰淇淋。

舌尖上随即传来的味道是她最喜欢的抹茶口味,甜中透出醇厚的奶香味,这样真实的触感,绝对不像是在一个梦境里这样简单。可是,如果这不是在梦境里,泽西、小白还有正正他们又去了哪里呢?

她张开嘴,再次尝试发出声音,但儿时的她却还是软软糯糯地趴在叶泓茗的肩头舍不得动一动,父亲的肩头宽大又温暖,他那件的确良的衬衫上甚至还传来若有若无的洗衣粉的味道,所有的记忆都是这样细腻又真实,几乎让人无法去怀疑它存在的真实和合理性。

远处,高大的彩色城堡上,有显眼的白色阿拉伯数字表盘的圆钟,她仰头去看,见上面的时间正是11点15分。

曾经来这个游乐场的时候也是这个时间吗?她努力尝试去回忆,但那时候的她太小了,是五岁还是六岁?她实在记不清了,正想着,这时城堡后的巨大的天蓝色摩天轮已经开始转动起来,身后的人流簇拥着向摩天轮的方向走去,显然都对这个拔地而起的巨大机器充满了好奇。

可人海茫茫,她的那些朋友们又在哪里呢?

她挣扎着想回头看,一时间,手腕上的氢气球也被她扯地晃动起来,但可惜,身后和身旁除了游客,又哪里能看见他们的半个影子?

.

与此同时,犹如被镜像世界了的、卡罗尔号海船的第二层船舱的通道上,泽西慢慢地将叶岩扶稳到走廊的一侧,她的秀眉拧起,闭着眼,光洁的额上涔涔的细汗流出,表情显然像是陷入了一场无边的梦境中。

“看来,有时候感知力太灵敏也不见得是件好事。”白景言和泽西交换了一个眼神,沉声说。

“当年的那个实验我们都还没来得及去印证,没想到她竟然会真的将它搬到了这里,而且还是个加强版。”泽西握紧拳,与白景言交换了一个眼神,终于将目光看向了正正。

“正正,你姐姐她现在很危险。”泽西蹲下来摸摸正正的头,表情认真道:“我们需要借用你的‘天赋’将我们也带进那个世界里。”

正正立刻点头,“那我要怎么做?”

泽西拿起正正的手,放在了叶岩的手腕上,“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你复制了你姐姐的‘天赋’吗?就像那次一样,你要很用心的去感知她现在脑海中的世界。”

“放心西西哥哥,我一定会很努力,很努力的!”正正拍着胸脯用力保证。

.

叶岩的世界里,此时的摩天轮下已经人满为患,好容易时间才轮到了叶泓茗他们一家三口。

很快,一名戴着白手套的男性工作人员便替他们拉开了漆着蓝油漆的座舱门,叶泓茗抱着小叶岩猫着腰小心地走了进去,不多时,座舱底部也传来了一阵颤巍巍地晃动。

叶岩几乎是本能地向下看去,但奇怪的是,这时她忽然看不见那些游客了。座舱下的人流,也在恍惚间幻作了一片阴碧的湖水,甚至她还看见了空中陡然扬起的细细的飞雪。

她这又是在哪里?她伸手去接那雪片,忽然就听见了一声熟悉的清润的嗓音:

“小岩,你第一次和我一起坐船就睡着,我是不是也太没有魅力了?”白景言停下了继续踩脚踏板的动作,偏过头仔细看着从他肩头缓缓抬起脑袋的她,清俊的脸上三分无奈和七分宠溺。

叶岩当下一个激灵,画面到这里,她忽然就想起来了。这是她第一次和白景言约会的兰因湖,那是初冬的某个周末,远离了城市的喧嚣,她和白景言相约去游船,结果上船没多久,就开始下起了雪来。

那个画面简直就像是电影里才能呈现的质感,一片湖光山色之中,双人船的船波搅碎周围白梅树的倒影,身旁是气质清冽如树的少年,周围是霭霭如雾的细雪。

“那要不然,我就小小地补偿你一下吧。”她听见少女时期的自己开了口,她托着腮看他,他的一双凤目清澈又漂亮得不像话,总让她有种想亲上去的冲动。

她眨眨眼,擦了擦嘴角,一倾身,居然真的就印了上去。

“小岩你……”对方自然被她的偷袭吓到,一瞬间,船身也猛地晃荡了下,她则像是得逞了般咯咯地笑起来,嘴里还不住道:

“你被我亲了,就是我的人了。”

“小岩。”白景言的后脊在这一瞬间绷紧了,他直挺挺地坐着,猛地握紧了抵在座椅上的拳头。

“干嘛?”少女叶岩用脚轻轻踢了下船踏板,回过头来,却见那人直勾勾地盯着她,脸上还有一层不甚明朗的薄红。

下瞬,一个阴影忽地就覆了过来,她的气息随即慢了一拍,嘴唇就被那人温柔地擒住了。

她有些发懵,双眼忽闪着盯紧对方那张近在咫尺的俊脸,连带着连脑子也变得晕晕乎乎起来,她记起来了,这样深刻的又让人有一阵心底发酸的触动,正是她的……初吻。

.

隔着一层碧波澹荡的湖水,另一端的泽西很不自然地皱了皱眉,很显然,他此刻的表情透露出面对突如其来的这一切,他确实是酸了。

实在叶岩和少将是年少恋人这件事虽然早是既成事实,但非逼着他亲眼目睹甚至慢镜头重放一遍,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在正正的天赋作用下,他和白景言其实已经进入到了叶岩的回忆中,但是很可惜,这层水面就像是某种薄而牢固的结界,他居然无法直接穿透过去,只能看着船上的两人你侬我侬,向他投来一把又一把的磨得锃亮的飞刀。

“你觉不觉得,那时候的叶岩笑得像是个笨蛋一样?”泽西摇摇头,默默吐槽了一句,无奈下,竟是慢慢开启了他的黄金瞳。

在泽西的那双黄金瞳的帮助下,正正的天赋被增大到极致,头顶上的湖面渐渐凝结成冰,终于,一声冰裂的脆响,他与白景言终于打碎了界面,破冰的瞬间,他与双人船上的叶岩对视了个正着,准确说是少女叶岩对视了个正着。

少女叶岩像是被吓到了,一脸惊讶地看着他,他甚至能看见船上的白景言碰了碰她的手臂,轻声问话道:“小岩你在看什么?那不过是一只路过的飞鸟而已。”

“我,没什么。”

少女叶岩匆匆收回目光,但不过一秒,又看了过去,这样的画面实在太诡异了,在她的视角下,成年泽西和白景言一前一后出现在陡然飘散起雾气的冰湖上,她能感觉到他们很想向她的方向走,但只要他们向前,船就会自动退后,而他们一旦开口说话,湖面上则会刮起一阵莫名的风,话音随风飘散,待传到她耳朵里时,连只言片语也不曾剩下。

更诡异的是,她身旁的少年白景言对这一切仿佛全然看不见,仅仅是皱着眉,好奇她为什么要一再执着地看向那分明什么也没有的湖面。

“你忘了么,双缝空间实验的第一原则就是,即使我们回到过去,也无法改变过去已发生的事实,哪怕这是叶岩的回忆。”白景言淡淡说。

“我知道,但我们也不能看着她,让她就这样一直深陷在里面。”泽西握紧拳,异色的双瞳中光芒流转,显然是在加大黄金瞳的能量场。

“叶岩,你记住,能让这个世界停下来的只有你自己。”

在沙沙的冷风中,双人船上的叶岩恍然听见了泽西的这一句,而再这以后,泽西和白景言的身影也一同消失不见了。

喜欢光年罗曼史请大家收藏:(www.shouda88.com)光年罗曼史手打吧更新速度最快。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光年罗曼史》,方便以后阅读光年罗曼史双缝空间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光年罗曼史双缝空间并对光年罗曼史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