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情况:shouda8.com 被强打不开了,请大家收藏新域名 m.shouda88.com

黑水大君1

作品:紫薇花下紫薇郎|作者:满月脸|分类:幻想奇缘|更新:2021-09-14 09:00:00|字数:3313字

时间依旧一天一天的过,在韦捷到这来的第四十四个年头,月老祠又来了一位天界的贵人。

当时正是一个深秋的傍晚,又大又圆的太阳悬在西山,院子里的那棵梧桐树叶子飘到处都是,阵阵凉意里透着萧索。

白秀在廊下煮酒,不知为何,他的生活越过越烟火,连胎神都纳罕:“薇仙,你再这样下去以后上了天宫怎么活?你以前是在哪个宫里管后勤的吗?”

来人一身炫目红衣,神情又恢复成了倨傲的少年,他眼角微扬,属于天之骄子的桀骜之气比之吕涯有多不少。一现身落在梧桐树下,看见白秀,他负手走了过来,神情里有几分捉摸不透的问:“她呢?听说在你这。”

白秀虽然很怵他,但也有自己的腔调,强撑着不肯露怯,语气清浅的回道:“出去了,天黑就能回来。”

这位红衣少年正是黑水大君赤|匪,掌控涅槃之火的那位。他乃赤凤,火性凶猛,又身压天公天母百万年的精魂,神力巨大。白秀占着月夜的身躯,掌霜雪,即便他一入凡间法力被封,白秀也被他烘的要沸成了滚水。

因为是天公天母的精魂所化,巨大神力压的他许多年都没法化形,后来化了人形也只是个灵智不全的小童。直到那一年,他也到了人间。

好吧,大约你们也猜出来了,赤|匪就是当年那位红衣小公子程有悔。

仙姑村相遇,那时候的赤|匪已经被他姐姐天怨儿抽去了一魂,虽然他看上去没什么异常,但白灵风根据他就能在第一时间察觉月夜是否安然。只是由于天怨儿和秦孤术在,护的涅槃之火并没有任何的异象,白灵风误以为神仙哥哥归来已是成功浴火了。

而当时程有悔的父亲,也就是韦捷的大哥韦抚,正是泰山府君。天母原身为羽嘉,她的孩儿便多为凤凰,府君乃是天公天母的长子,真身为鸑鷟,黑凤也。他任府君一职已经几百万年了,也就是说他与天怨儿都相差了几百万岁,与赤|匪更是没什么兄弟情。

人间历劫,有这方面的弥补,兄弟变父子也乱不了神仙纲常,可终究就只有一面之缘。府君在天界虽有北帝之尊,但毕竟是邪神,除非化身凡人,否则不能出泰山府。而赤|匪火凤真身,至阳至烈,只怕除了死,他都近不了府君的身。

“你叫她为你干活?”赤|匪眉宇一扬,神情倨傲的样子有点欠揍。

白秀客气的弯了弯眉眼,摆手道:“不敢不敢,谁能指派她!”

听白秀如此说,他也不多话了,依旧负手,站在院子里四处打量着,对上月老祠堂,他也只是面无表情的瞥了一眼。

白秀也不知道该跟他聊些什么,人间只匆匆照过一次面,现在大约也看得出来白秀不是真正的月神。那时候白灵风对他也不是太友好呢,现在套交情人家肯定也不想搭理,能替他保守秘密就已经很不错了。

酒煮好了,正是仿了当年的木兰堂,白秀已经连续做了好些年,由差点意思到还可以,但总不是那个味。正好本家到了,白秀筛了一碗麻烦他尝尝。

赤|匪如今的样子要比当年的程有悔大了两三岁,十六七的小伙子,个子都要到了白秀的下巴,嗯,差不多就是那个新郎弟弟的模样。身量虽足,可看着还是略带稚气的单薄少年郎,只是那会儿的不甘和卑微已经化为乌有,天家人的矜贵之气与生俱来,目露精光也透着洞穿一切的底气。

赤|匪见白秀举着酒碗,他负手不动,只瞟了一眼便道:“乌梅用错了,应该用红叶李,还不能选长熟的,能脱核就说明过了,但也不能明显夹生,涩味重了味道也不对。其他还好,看收成,听天意。”

白秀:“……”

赤|匪见白秀还举着手,他便走来伸手接了,未饮却先问:“你那年为何不让我与她成了亲?”

白秀眉尾不自觉的一挑,为难的说道:“天意,姻缘薄上没有呢!”

凡尘历劫让赤|匪迅速获得了灵智,他开了窍也就在凡间乐此不疲。又不是要渡什么大劫,像他们这样的天之骄子基本上不会有什么天劫,此后遇到什么经历什么都不在定数,也无法预测。他去人间也不过是走过场,不会安排太多的苦难,就他这身份地位也不会有谁敢给他使绊子玩阴的。

自从那年认识了韦捷,他就此上了心,韦捷在凡尘走了几世,他就跟着下了几世。

都是韦捷带着他玩,两人不仅是当年的姑侄,也有过叔嫂之情,韦捷还当过他的假母……之所以他总比她小,是他要等帝尊先改了她的命,他才好下来找她。后来终于如他所愿有过一世的短暂露水,只是韦捷并未放在心上,他却将这一份情潜滋暗长。

等到第十世,总算有了正姻缘了,又被白秀横插一杠的坏了好事,说心中没有愤怨怎么可能?这一世他有一个甲子的寿命,即便白秀后来补了他好几段姻缘,他始终对韦捷的离开耿耿于怀乃至相思成疾。

还好,他在白秀这又能等到她了,不然他把这化为灰烬的心都有。

抬手刚喝完杯中酒,就听见久违的声音传来:“什么人啊?偷喝我的酒!”

赤|匪一转身,正对上了归来的韦捷,满眼喜悦与激动之情,压的他只说了一句废话:“你回来了?”

韦捷先是愣了一下,她还没有跟白秀坦白记忆恢复的事,所以愣过之后她就惊讶了一句:“诶,这不是当初要娶我的新郎弟弟?”

一声“新郎弟弟”叫赤|匪羞涩的笑了起来。他原身虽为赤凤,但人身也很白净,笑起来的明朗脸庞却添了一抹绯色。他跟白秀(更准确的说应该是月夜)站在一起就非常的好对比,一个是暖白调一个是冷白调。

一身瑰丽红衣轻易驾驭奢靡、璀璨、敏秀以及磅礴的气势,可在韦捷面前还是像个弟弟。

“你来找我的吗?”韦捷毫不避让的对上了赤|匪的目光,面上带着狡黠的笑意,又问他,“还要我嫁给你吗?”

赤|匪听闻,神情傲娇的嗔道:“你不是说你成了仙就来找我的吗?”你可知我一直在痴痴的等你,期盼着某一天你能突然出现。

“我还没成仙呢?”韦捷走去和白秀坐在了一起,很自然的将背倚在了白秀的身上,背手伸到白秀的面前,简单一个字,“酒。”

白秀快速给她筛了一杯。

赤|匪追着韦捷道:“那你愿意跟我走吗?我可以让你立时成为上仙!”

韦捷一口气饮尽杯中酒,笑了笑问:“跟你去哪?”

“我姓天,单名一个匪字,你可以叫我赤|匪,也可以随他们一样叫我阿匪。”赤|匪认真道,“只要你跟我去黑水,在整个天宫,甚至三界无人敢欺你。”

“阿匪?”韦捷歪了歪脑袋,笑问,“有匪君子吗?”随即又道,“我在哥哥这里,也无人敢欺我。”说着将空了的酒杯递上,让白秀再给她斟满。

白秀默默的将刚筛好的一杯酒给她倒上。

“那我若来娶你,你还愿意嫁给我吗?”赤|匪问。

韦捷听闻,“哈哈”笑了起来,脸带戏谑的反问:“你能做得了你自己的主吗?别搞得我别有所图,像个骗婚的。”

赤|匪怔了怔,随后一脸肃正道:“只要你愿意,我可以为你义无反顾。”

“哎呦,承受不起,何德何能?”韦捷说着又是一饮而尽,笑回,“你敢玩,我还不敢跟你疯呢,我现在可没有与天斗的资本。”

赤|匪还站在那里,看着韦捷的目光里又带上了那层倔强。

白秀忍不住扭脸看了赤|匪一眼,心中一时也是感慨良多。少年有少年的好处,赤|匪看着是那么的干净,而且炽热如烈焰,叫人羡慕。当你羡慕别人年少,就说明自己老了,白秀不得不承认,遇见一个对的人,真的会停下追逐的脚步,停了不安的心,也认了命。

大概此刻的赤|匪还不能理解情爱的意义,或者根本不明白自己的心意,韦捷一直做惯了万众瞩目,他也习惯了被她牵引提携,成了他追寻的光。他都没有发现,他已经为了她,放下了骄矜与桀骜。只是,依旧不甘。毕竟他都已经纡尊降贵成这样了,她却还只是无动于衷。总有一天,他会觉得这个女人不识好歹。

十几万年前的吕涯也是一个懵懂的不知情爱为何物的少年,姜灵对他来说就是高山仰止的光,那时的他并不知自己也在棋局之中,他娶她带着众叛亲离的豪赌。那场婚礼并没有得到多少祝福,可他还是满心欢喜的等待着他的新娘,即便他只是想要证明自己。

蛇梨所炼的白斩剑抵在她的胸膛,他要的不过是她的一句解释,为什么要杀他的母亲,又为什么要杀他的父亲?你,又到底是谁?

他从未见过他的父亲,之所以一直那么努力,就是想要呕一口气。有朝一日真的见了面,那个人能瞧得起他,也让他有底气去质问他。可等到知道了真相,才是十足的讽刺,他宁愿被人骂是神魔杂种,也不想被戳着脊梁骨说他是兄妹乱|伦的产物。

可是……如果他能早一点被证明身份,做回天界的太子,那么他不就可以名正言顺的和冰族联姻了吗?大概冰族知道月夜嫁的是他,也不可能再冒险了。

有些弯路避无可避,只要终点能等在起点,就算圆满。

※※※※※※※※※※※※※※※※※※※※

最尴尬的事,莫过于人名成了敏感词。

喜欢紫薇花下紫薇郎请大家收藏:(www.shouda88.com)紫薇花下紫薇郎手打吧更新速度最快。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紫薇花下紫薇郎》,方便以后阅读紫薇花下紫薇郎黑水大君1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紫薇花下紫薇郎黑水大君1并对紫薇花下紫薇郎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