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情况:shouda8.com 被强打不开了,请大家收藏新域名 m.shouda88.com

真人CP

作品:紫薇花下紫薇郎|作者:满月脸|分类:幻想奇缘|更新:2021-09-13 09:00:00|字数:3456字

白秀抬手将她湿漉漉的头发吹干,蹙眉问:“其他事可以明天说吗?”

韦捷手指着背对自己的风辞月:“他说我明天开始要辟谷,那我现在可以吃东西吗?”

白秀扭头看了一眼风辞月,然后一指韦捷身旁的桌子:“桃子拿去吃吧!”这桃子很香,光这么放着整个房间都弥漫出了浓浓蜜桃的香甜味。

“我现在不想吃,我要喝酒。”韦捷道。

“这个点了你还要我给你煮酒筛酒啊!”几句话的功夫白秀已经完成了生理平复,于是下床来,韦捷还站在门口的位置,他走了两步伸手放她肩上推着和她一同出去。

韦捷扭了一下肩膀,低声道:“哥哥,你的手上有味吗?”

白秀立马把手收了回来,然后去洗了手,还打了肥皂。

“过了子时就不能喝了。”白秀当然不高兴这个时候还费时间服侍她,有现成的米酒,他给冻了一下拿给韦捷,“辟谷几天?要闭关吗?”

“他说先辟谷三天,叫我看看书,然后带我入关,七天,他还说要白螭一同辅助我。”韦捷说着不满的撇了撇嘴,“哥哥,他好凶,一直凶我!”

白秀官方道:“严师出高徒。”

“哥哥,操他什么滋味?”韦捷贴到了白秀的身边,贱兮兮色咪咪的压低了嗓音,“他刚刚的样子好妖啊,看着特别骚!干起来是不是非常带劲?还是像水蜜桃一样,汁水四溢的那种?哥哥你也好色啊,跟我们一天到晚装正经,这么会伺候人呢,还给人□□!”

白秀扶额,一脸无语。

“韦捷你现在还是童女之身呢,其实非常有助于你的修炼,心慎杂欲,则有余灵;目慎杂观,则有余明。”奇妙吧,这话不久前风辞月刚跟韦捷讲过。

韦捷一跺脚,恨声道:“哥哥你现在一点都不有趣了。”以前的白秀跟她才是臭味相投啊。

白秀再回房里,见到风辞月也下了床坐在桌边吃桃子,已经啃了一个了,在啃第二个。

“哦,忘了跟你说个事了,刚才我送阿郁回去的时候感觉有什么东西跟着我们。”白秀也拿了个桃子,放在鼻子下细细嗅了一口,“我本想用若弦箓下个符阵捕捉踪迹的,可是又怕把自己给暴露了,而且我没有探到杀机。”

风辞月听闻一边继续啃着桃子一边不咸不淡的说了一句:“白秀你闭一下眼睛。”

白秀也不问,直接闭上了眼睛。

等到白秀一闭上眼睛,风辞月的神情立刻变的肃正,他站起身一点自己的眉心,然后开始细探白秀周身的痕迹,片刻后面色一松,无声的说了句:“还好。”

白秀还闭着眼,风辞月咬了一口桃肉,送到了白秀的唇边。白秀张嘴含住,依旧没睁眼,只是手却下去一张一弛的抓揉。

“甜吗?”风辞月问。

“风哥你本来就很甜。”白秀咬着人,一口一口的像小猫玩闹。

风辞月轻声哼吟,说道:“薇仙哥哥,你也好香。”

白秀终于半睁了眼眸,问风辞月:“要吗?”

风辞月摇了摇头:“你来。”

“韦捷在外面听着呢,你不想为自己正名?”白秀笑问。

风辞月也跟着笑了起来:“正什么名?我叫给她听,让她知道什么是真正的骚!”

“啊风哥你……”来就来,白秀今晚的感受也很不一样呢,虽然不大道德,但是干起来的滋味真的别有风味啊。

两人不光动静震天响,骚话也一直没停,那两张嘴啊不讲一句走心的情话,全是不堪入耳。白秀习惯了占主导,风辞月也一向会配合,你来我往的一场接一场,终于荤的胃口再好的人也消化不良了。

韦捷:磕真人果然恶心,她现在算是明白胎神话里的意思了。

韦捷喝完了最后一口米酒踱步回房了,口中还唱着“桃叶儿尖上尖,柳叶儿就遮满了天……”,随即摇了摇头,自顾自的笑了起来。

咳,也好,那么就展开全新的人生吧!

房中的两人与世隔绝,沉浸在反复缠绵中,天荒地老,不过就是灵魂释放与相依。

早上天才微亮,风辞月就起身进了厨房,韦捷一夜未睡听见动静也跟来了。看见风辞月在揉面,她促狭的问:“你腿不软啊?”

风辞月本不想搭理她,踟蹰了一下抬头睨了她一眼,反问:“你觉得该谁腿软?”

韦捷脸上带着笑意,并没有觉得眼前人如今这样有什么意外。

还是那一张玉面却没了从前的冷调,鹤眸里还含着未退的春水,淡色薄唇此刻依然红艳微肿,露出的肌肤里显眼的旖旎痕迹,就连脚踝处都有未消去的牙印。

他的头发还是扎的松散偏歪,两缕鲶鱼须荡在额前,又换成了青衣却不是昨日来的长袍,斜襟短衫,平直的锁骨露了一半,裤腿卷到了膝盖,没穿袜子,脚上也是很简单的布鞋。

他似乎比从前的白灵风更像个人,看着是那么的平凡,可又是那么的难得。

“你揉这么多面干什么?”韦捷岔开了话题。

风辞月把面揉好放着醒发,清淡的语气回道:“白秀要吃肉包子,一次性多做一点。”

“他自己其实会做饭,而且手艺很不错。你吃过他做的炒饭吗?那鸡蛋能炒出长丝来,吃的我泪流满面,觉得还是做人好,没了口腹之欲,活的还有什么意思?”韦捷也是寻常口气,“你不用这么宠他,你也宠不坏他的。”

风辞月听韦捷如此说也只是嘴角一扯,开始准备馅料。

夏日天热,这两天还特别的闷,馅刚准备好,那面团也发的差不多了。准备包的时候白秀过来了,一头长发随意绾着,脸上还带着惺忪睡意,两手捶着自己的屁股两侧和大腿,进来先朝韦捷打了个招呼,然后弯身在风辞月的脸侧嘬了一口,随即在他身旁坐下。

“你再去睡会儿呢,好了叫你。”风辞月道。

白秀一手拦腰抱着人,一手推着风辞月的衣衫下摆将脸埋在他的肚子上,哼唧的撒娇道:“风哥,你都把我掏空了,今晚你得把我填满。”

风辞月手上都是黏黏的面,躬身僵硬的站着,抬眼看了一下对面的韦捷。

韦捷:“……哥哥你是睡迷糊了吗?你刚刚看到我了吧?”

白秀闻言一愣,一双秀眸瞬间睁大,随即“咳”了一声,帮风辞月整理了一下衣襟后立马没事人一样坐端正。

韦捷:“……我还以为哥哥会难为情的脸红,结果一张脸全是纵欲过度的苍白。”她已经不是当年那个思无邪的诗经三百零五篇了,该不该经历的,于色字上她算是玩了个通透。

“……”白秀笑哈哈,摊手道,“我们一起包包子吧!”

韦捷揣着手,面无表情道:“你还是先去洗手吧!”

“你又不吃。”嘴上这么说,白秀还是起身去洗漱了,回来衣服也穿好了头发也梳整齐了,莹白如玉的脸添了一抹俏色,眉梢眼角还有那么点小得意。

韦捷看看白秀又看看风辞月:操,这两个人真他妈妖孽,互相祸害是正好。

包子皮要中间厚两边薄,白秀如今已经会熟练使用擀面杖了,十八个褶也像个花儿一样,他还知道包好的包子要二次醒发一下,然后冷水开蒸。和风辞月配合着,两人一会儿就包了很多,成品都看不出来是谁的手艺。这边刚丢手,那边立刻去灶后点火,厨上的人加水放蒸笼铺笼布,连一句多余的话都不用说。

只有韦捷在那玩,捏兔子、小猪、小鸡、小狗还有白螭。从前在仙姑村,她们都在厨房忙蒸饼,她也是去揪一团面捏各种小动物,她还捏过一个□□的白灵风,最后蒸熟了留了好些天,直到后来风干的碎了。碎的时候心也跟着碎了。

白螭在旁边拉着小心心,央求韦捷道:“姐姐捏一个它。”

韦捷瞅瞅小心心,不走心道:“长相太复杂了,不会。”

“好姐姐捏一个嘛,捏一个。”白螭歪了歪脑袋,笑嘻嘻的样子卖的一脸萌,它也学会撒娇了。

韦捷架不住它这可爱模样,只好答应了。牛奶猫就两个颜色,没有黑色的料汁,只能用墨水,反正最后也不会吃。

往往第一笼包子是最香的,韦捷还真忍住了没吃,白秀吃了两个,风辞月也吃了两个,白螭可以无限吃,但只给了它两个。白秀吃包子都是连皮带馅一起吃的,曾经和吕涯一起吃过包子,吕涯要把馅给他,他摆了摆手心领好意。

毕竟他最大的愿望已经不是只吃肉馅不吃皮了。

胎神来的正好,剩下的四个都被他吃了,幸亏去洗手了。风辞月一来,白秀就没那么勤快了,看样子他今天不打算出去,所以胎神接了白秀手中的姻缘薄,也替他干一天活。

韦捷想了想,出门跟了上去:“阿郁,我跟你一起。”她之前跟着白秀逛了不少,但她现在没有灵力没法给凡人系红绳牵姻缘,她就觉得这活挺好玩。

“你不看书吗?马上都要闭关了。”白秀道,“大不了不恶心你了,要么你习惯习惯?”

“……”韦捷道,“本人一目十行过目不忘,几十本书也是一晚搞定,不信可以抽背。”说着不经意的看了一眼风辞月,看似随口一句,“我觉得阿郁很有潜质,说不定哪天会跪下来叫我master。”

胎神:“……嗯?”

白秀只懂字面意思不懂话外音,皱眉问:“什么啊?”

风辞月:操,冥王怎么什么话都跟她讲,他不会误会了吧?韦捷真的只是个凡人来的。

三日后韦捷入关,七天后出来她倒是神清气爽好似被打开了任督二脉,风辞月脸色却不善,白螭直接变成了紫薇剑,白秀怎么召唤它也不肯出来。

白秀事后才偷偷问风辞月:“怎么回事?”

“你还是防着她点吧,她心不正,差点抢了你的剑。”风辞月没好气,“只怕她也走不上正路,杀性太大。”

白秀默默了一会儿,随后无奈的说了一句:“随缘吧!”

喜欢紫薇花下紫薇郎请大家收藏:(www.shouda88.com)紫薇花下紫薇郎手打吧更新速度最快。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紫薇花下紫薇郎》,方便以后阅读紫薇花下紫薇郎真人CP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紫薇花下紫薇郎真人CP并对紫薇花下紫薇郎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