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情况:shouda8.com 被强打不开了,请大家收藏新域名 m.shouda88.com

第104章

作品:我家娘子老想黑化|作者:大神折|分类:言情美文|更新:2021-03-31 00:05:55|字数:4235字

走出了一段距离以后,许轻歌突然停下了步伐,见她这样,小玲不免有些许困惑,“小姐,咋了”

许轻歌没讲话,此刻她心目中有种挥不去的怪异感觉,她转脸冲着方才阮朝长公主跟许慧姊妹远去的方位望去,她总觉的,自个儿心目中的这类感觉跟她们有关。

寻思到自个儿第一回跟阮朝长公主碰面的情景,那位阮朝长公主分明笑着,却可以在刹那间用阴毒的手掌段伤了自个儿,许轻歌突然觉的,方才她接近自个儿,兴许是有目的的。

“小玲,你认真瞧一下我。”望向小玲,许轻歌张口道,“认真瞧我有没啥不对劲儿的位置。”

许轻歌这么说,小玲霎时惶张起,她围着许轻歌转了几圈,认真真的端详着许轻歌,“小姐,婢女没发觉什么不对劲儿的位置。”

“小离儿,你瞧出来我有啥不对劲儿的位置么”听小玲讲完,许轻歌又望向小离儿,示意她也认真瞧一下自个儿。

“小姐,我也未瞧出来什么不对劲儿的位置。”小离儿跟小玲不同,她没奴籍,因而在许轻歌跟前,她历来全都是以我自称。

虽然俩人全都说没瞧出啥来,可许轻歌还是觉的哪儿不对,她勉强压下自个儿心目中的不安,计划打算先找寻到汤楚再说。

又走了大约一刻钟的时候,许轻歌终究是看着了汤楚的身形,她赶快走至汤楚的身侧,拉着她要她给自个儿切脉。

“此是咋了”瞧着许轻歌惶张的样子,汤楚不免也惶张起,可诊过脉以后,汤楚却是什么全都没发觉,“你身体没问题呀。”

汤楚这么说,许轻歌这是才安心下来,那阮朝长公主的手掌段着实是阴险,她不的不防备着点。

把先前在边防碰着阮朝长公主发生的事儿,以及方才的事儿全都描述了一遍,许轻歌望向汤楚,“你帮我捉摸捉摸,她离我那样近,究竟欲要干嘛”

许轻歌觉的,倘若是讲话的话,大可以站立在那儿说,为何那阮朝长公主必定要到自个儿身侧而言

“听你这样说,我也觉的她应当是有啥目的,可我的确从你的脉象上没发觉啥,要不你在想想,会否还有其它的可能还是说,我们便是太小题大作了”汤楚听许轻歌讲完,认真真的想了下以后,这是才张口讲道。

“其它的可能”许轻歌蹙了蹙眉,胳臂无意识的抱在了一块,“咦”

“咋了”听着许轻歌轻咦了下,汤楚紧忙张口问,许轻歌放开胳臂,用手再一回摸了下腰侧,这是才发觉,在她的腰侧好像多了块硬硬的玩意儿,她惊异的瞧了一眼汤楚,把腰侧那块硬硬的玩意儿取出。

是一块金镶玉的坠子,可这并非许轻歌的玩意儿

拎着坠子的链子,许轻歌认真观察着,此时不比起21世纪,金镶玉是非常常见的玩意儿,因而算不的珍稀,可在古时候,工艺本便不纯熟,因而金镶玉的珠宝首饰乃至全都可以高达万金。

“这并非彤妃的坠子么”汤楚看着瞧了片刻,面上浮露出了恍然,她从许轻歌掌中接过了金镶玉的坠子,认真真的瞧了下以后,一定的点了下头,“这决对是彤妃的玩意儿,咋会在你身体上”

汤楚口中的彤妃,自然便是这宫禁中仅回于闾丘皇后的女人,由于彤妃母家显赫,再加之样貌出挑,也算是非常的雍帝的疼宠,先前百花儿大赏时,她还没封号,前段时日彤妃生辰,雍帝专门给赐了丽做为封号。

之因此汤楚晓得这坠子的主人是她,还是由于有一回自个儿去看望闾丘皇后,凑巧彤妃要离开,俩人打了下边的工夫,彤妃坠子的链子突然脱落,还是汤楚身侧的红鸳帮忙接住,这是才没要坠子给跌碎。

对汤楚身侧的近卫帮忙接住了坠子,彤妃自然而然是好一通感谢,此是雍帝专门给她寻来的,因而彤妃非常喜爱。

听汤楚说坠子是彤妃的,许轻歌的心目中隐约有了下法,便晓得那阮朝长公主倚靠自个儿那样近没啥好事儿,自个儿果真没猜错

“轻歌儿,彤妃对着坠子非常的宝贝,倘若是发觉不见了的话,一定会非常心急的。”汤楚望向许轻歌,“必要在彤妃发觉先前,把坠子还给她,否则的话,恐怕你会有麻烦的。”

“不管她发没发觉,我去还给她全都会是麻烦。”许轻歌淡微微的张口,眼眸中闪烁过寒意,“如果是彤妃问起来,我压根儿便没法子解释,莫非说是那阮朝长公主搁在我身体上的无凭无据,我如果是讲出来,那便是罪过。”

不的不讲,那位阮朝长公主的心思还真真是够深的了,为害自个儿,居然可以想出这般的法子。

听许轻歌这么说,汤楚的眉蹙起,是自个儿想的太简单了,不管咋说,这阮朝长公主全都是别国来和亲的长公主,无凭无据便说是她欲要栽赃陷害,一定会掀起更为大的风波。

“小姐,倘若说是你拣到的呢”小玲一直在一侧听着,见自家主儿跟汤楚全都蹙着眉,便张口给出着主意儿。

“这亦不妥,我哪儿晓得彤妃全都去过哪儿如果是彤妃问我在哪儿拣到的我又应当怎样答复”许轻歌摇了下头,她何尝没想过这法子

“这亦不可以,那亦不可以,那现而今应当咋办才好呢”汤楚有些许心急,早晓得自个儿便一直跟轻歌儿在一块便好了,此般的话亦不会出现这般的事儿。

看着汤楚掌中的坠子,许轻歌缄默不语,见她这样,汤楚只得站立在一侧,帮着许轻歌一块想法子。

“我有主意儿了,”突然,许轻歌抬眼望向汤楚,面上浮露出了笑容,“汤楚,这事儿,还须要你帮忙才是!”

听许轻歌说自个儿有了主意儿,汤楚的面上也浮露出了喜,她望向许轻歌,笑着张口,“有啥须要我帮忙的位置,你尽然说便是,只须我可以作到的,确保全都会帮你。”

汤楚这么说,许轻歌自然而然是感动的,她凑到汤楚的耳际,轻声讲着自个儿的计划。

许轻歌的计划实际上非常简单,便是以牙还牙,仅是这般的事儿她作不了,小离儿也作不了,唯有汤楚身侧的红鸳跟绿鸽能做。

之因此阮朝长公主把这坠子搁在她身体上,一定便是为栽赃嫁祸许轻歌,今日是花儿朝节,几近长安城内一切的官家千金们全都来至了紫禁城当中,如果到时在她身体上发觉了彤妃的坠子,那许轻歌即使是跳进黄河全都洗不清了。

人言可畏,到时许轻歌的名声即使是完全的毁掉,可以说,阮朝长公主这招,着实是歹毒至极。

汤楚身侧,不管是红鸳还是绿鸽,工夫全都是一等一的好,那阮朝长公主悄无音息的把坠子搁在了许轻歌的身体上,那样许轻歌便以牙还牙,以眼还眼,把坠子神不晓得鬼不觉的放回至她的身体上,到时如果是事儿发,坠子便会从她身体上搜出来,到时名声尽毁的只会是那阮朝长公主,而不是她许轻歌。

她本便是前来和亲的长公主,倘若是名声毁掉,便不必在想什么赐婚了。

听许轻歌讲完,汤楚笑着点了下头,“你这鬼丫头,主意儿还真真是多。”

讲完啦许轻歌,汤楚转脸望向绿鸽,倘若是论快,红鸳是比起不的绿鸽的。

把坠子交到了绿鸽的掌中,汤楚细细的嘱托了一通,便见绿鸽应了下,非常快消失在了诸人跟前。

“我们也应当回去了,料来片刻便有好戏瞧了。”挽住汤楚的胳臂,许轻歌笑着张口,她倒且是欲要瞧一下,给发觉了坠子在自个儿身体上,那阮朝长公主的神情应当有多么的精彩。

汤楚点了下头,同许轻歌一块冲着承乾宫步去,刚走至宫门边,便听着里边似有吵闹音,俩人对看了一眼,这是才进了承乾宫的宫门。

“小妹先不要心急,你再认真想想,那坠子会否忘掉带了”走进了承乾宫中,便听着闾丘皇后的声响传来。

提起来,这后宫当中,如果说关系最为好的宫妃,便属闾丘皇后跟彤妃,照理而言,这一个是皇后,一个是皇妃,应当势不两立才是,可独独,闾丘皇后跟彤妃好的和亲姊妹一般。

闾丘皇后晓得,彤妃非常喜欢雍帝送的金镶玉坠子,几近是每日全都戴在身体上,即便睡觉全都舍不的摘,因而在问彤妃时,闾丘皇后的口吻当中带着一缕的不确信。

“姐姐是晓得嫔妾的,那坠子历来全都是不离身的,方才去挂彩纸时,嫔妾还伸掌摸了下,咋一眨眼的工夫,便不见了呢”彤妃的声响中带着一缕哭腔,面上的神情也非常的心急,可以瞧的出,她真非常喜欢那金镶玉的坠子。

“既然这样,便要宫娥四下里找寻寻,方才你去的位置亦不多,许是掉到半儿道上了呢”闾丘皇后张口安扶了句,这是才转脸对着身侧的宫娥嘱托着,宫娥领命,带着人退下。

许轻歌瞧着脸前的所有,心目中黯自讽笑,她觉察到有视线落到了自个儿的面上,便转脸冲着对方望去,却是见阮朝长公主正冲着自个儿轻笑。

便在此时,绿鸽回至了汤楚的身侧,许轻歌跟汤楚同时望向她,便见绿鸽点了下头。

回给了阮朝长公主一个轻笑,许轻歌的眼眸中闪烁过了一缕讽刺,你且笑着,片刻有你哭时。

非常快,闾丘皇后身侧的宫娥便带着人回来啦,可想而知,这坠子自然而然是找寻不到的,彤妃听完眼圈发红,显而易见是非常悲伤。

“莫非谁拣到给昧下了彤妃姐姐也便去挂彩纸的工夫,那坠子便不见了,莫非那坠子还可以长翅膀飞了不成”见彤妃这么的悲伤,宫妃中有人开了口,彤妃精神一振,好像也寻思到了这类可能。

坐直了身体,彤妃冲着在场的官家千金们环视了一眼,口吻中带着一缕的威压,“那坠子对本宫非常要紧,倘若是哪儿位小姐拣到了,还请还给本宫,本宫不仅不会追究责任,反倒还会送一份儿重礼表示感谢。”

彤妃这么说,便更是说明的她对那坠子的看重,在场的官家千金们面面相觑,许轻歌跟汤楚对看了一眼,彼此的眼眸中全都带着寒意。

瞧着在场的官家千金们没啥反应,彤妃挑了下眉,加重了一缕口吻,“本宫再说最为终一遍,那坠子对本宫非常要紧,不管是哪个拣到了,先前是咋想的,只须如今交出来,本宫全都会既往不咎。”

冲着许轻歌的方位瞧了一眼,阮朝长公主的眼眸中闪烁过了一缕歹毒,她好像已然看着,那坠子从许轻歌的身体上给搜出。

寻思到那时许轻歌难堪的面庞,阮朝长公主的嘴边勾起了一缕笑容。

还是没回应,这一回彤妃终究是动了怒,她站起身来,冲着闾丘皇后参礼,“恳请皇后主子准许嫔妾搜身”

此话一出,承乾宫内霎时有些许哗然,搜身这要那些个官家千金们觉的有些许难以接受。

闾丘皇后的面庞有些许为难,到底在场的不是啥宫娥婢女,这些个全都是朝中臣子们的家眷,倘若是搜身的话,搜出来什么还好说,可如果是搜不出来的话

瞧出了闾丘皇后的为难,彤妃转脸望向在场的诸人,“本宫讲过,这坠子对本宫而言非常要紧,倘若是搜不出来,本宫自会给诸位小姐一个交待,倘若是诸位小姐全都问心无愧的话,要本宫搜一下又不妨”

此话一出,霎时便有些许直个性的官家千金们站出,她们本便是问心无愧的,搜一搜又可以怎样总比起带着把宝物昧下了的怀疑离开要好

瞧见有人站出来,彤妃的面上浮露出了一缕笑容,她挑拣了几名自个儿信的过的婢女,命她们态度恭谨的去检查诸位官家千金们的玩意儿。

见着有人站出,先前有些许不乐意的官家千金们也只得全都跟随着站出,人家全都要了,倘若是到了自个儿这儿反倒且不要,岂非要人怀疑。

由于负责搜瞧的宫娥许多,因而非常快,便有宫娥来至了许轻歌跟汤楚的跟前。

到底是有彤妃的交待,再加之汤楚亦在,因而宫娥的态度愈发的恭谨,许轻歌冲着阮朝长公主的方位瞧了一眼,嘴边扬起了一缕笑容,“搜。”

许轻歌这样,汤楚自然而然亦是这样,负责搜查她们的宫娥见俩人这么配合,心目中自然非常的开心。

《我家娘子老想黑化》无错章节将持续在手打吧小说网更新,站内无任何广告,还请大家收藏和推荐手打吧!

喜欢我家娘子老想黑化请大家收藏:(www.shouda88.com)我家娘子老想黑化手打吧更新速度最快。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我家娘子老想黑化》,方便以后阅读我家娘子老想黑化第104章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我家娘子老想黑化第104章并对我家娘子老想黑化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