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情况:shouda8.com 被强打不开了,请大家收藏新域名 m.shouda88.com

第67章

作品:我家娘子老想黑化|作者:大神折|分类:言情美文|更新:2021-02-24 00:05:36|字数:4209字

轻叹了口气儿儿,许轻歌从锦床上坐起,而后把先前装着钗子的匣子拿出来打开,取出了里边的和田玉钗子。

方才虽然她要绿草把汤凌送来的玩意儿给收好,可是那装着钗子的匣子,却是给她给留下。

瞧着脸前的钗子,许轻歌用手摩挲的一下,触手温凉,可攥片刻,却是会透出淡微微的暖意,便仿佛那人一般,外表瞧着凉凉清清的,可是其实却是是个心细如尘的人,不经意间,便会要人觉非常暖的人。

“小姐,你醒啦么”外室寻思起了绿草的声响,许轻歌把钗子收好,从新压在枕下,这才张口应了下。

“婢女听着屋中有响动,小姐可要起来啦”从外室进来,绿草冲着许轻歌福了下身,而后张口讯问。

“恩,什么时辰了咋瞧着天全都有些许黑了”应了下,许轻歌这才留意到屋儿中有些许发黯,便张口问向绿草。

“小姐没睡多长时候,一个时辰全都不到,仅是外边天阴的厉害,因而小姐才会觉的天黑。”侍奉着许轻歌起身,绿草抚着她坐到梳妆台前,为她细细的梳着秀发。

“原来是这般,表姊醒啦么”许轻歌笑着点了下头,拿取回来那样多账簿,还要要表姊帮着自个儿看呢。

“表小姐一直没睡,她说要吃青梅汤,吴姑姑给她做呢,方才还问我你醒啦没”梳好了秀发,绿草又侍奉许轻歌换了身衣裳,听着她问东宫梅芳,便笑着张口答复。

“青梅汤呀我也想吃了,恰好吃完看账簿。”现而今日还热着,吃些个酸酸甜甜的青梅汤最为是开胃,许轻歌拾掇妥帖,带着绿草出了屋儿。

“刚还说你呢,你便出来啦。”出了屋儿,东宫梅芳正坐到院儿中的葡萄架下吹风,见许轻歌出来,便招乎着她来自个儿的身侧,“吴姑姑去做青梅汤了,咱今日全都有口福了。”

“那恰好,我还在想拿什么犒劳你呢,等表姊吃完啦吴姑姑作的青梅汤,便陪着着我一块看账簿。”

姊妹俩个吃过了青梅汤,便分别拿了本账簿细细的瞧着,由于红脂铺子的账簿,已然晓得了是有问题的,因而俩人分别瞧的是布铺跟饭庄的账簿。

“轻歌儿,这饭庄的账簿作的倒且是精细,外表上看还真便瞧不出来啥,并且亦不像红脂铺子的账簿,有重复的衔接,看模样是花儿过了心思的。”大略的翻了一本,东宫梅芳望向许轻歌,张口讲着自个儿的看法。

“我这本亦是,看模样,唯有红脂铺子的账簿没作好。”许轻歌点了下头,她把掌中的账簿合拢,“账目是一定有问题的,最为好的查验法子,便是想法子把三家店子从新开张,而后照着账簿上的玩意儿找寻卖家,瞧一下进价到底是多少,只须出来一本真账,那这些个假账也便好破解了。”

“可不可以想法子从牛氏那儿找寻真账”听许轻歌讲完,东宫梅芳认真真的想了下,而后望向许轻歌。

“那牛氏不傻,真账恐怕早便给毁掉了。”许轻歌摇了下头,“反正三家铺子亦是要从新开张的,我捉摸捉摸应当如何要铺子的生意好起来。”

“你尽然安心去做,倘若是须要钱的话,你便尽然张口。”应了下,东宫梅芳伸掌拉住许轻歌的手掌,笑着张口讲道。

眼瞧着到了晚餐时候,由于东宫靖跟东宫梅芳全都在,因而晚餐全都是一块在饭厅吃的。

“轻歌儿,你多吃些,瞧你瘦的。”东宫靖一边儿讲着,一边儿给许轻歌夹菜,非常快,许轻歌跟前的碟子中,便堆满了东宫靖夹的菜。

“多谢舅公,你如果是在给轻歌儿夹菜,轻歌儿便吃不下了。”瞧着跟前满满的一盘子菜,许轻歌笑着张口道,她把菜分出来啦一部分,夹到了东宫梅芳的盘中,“表姊应当跟我一块吃才是。”

“呵呵,那便你们姊妹俩一块吃。”东宫靖呵呵一笑,而后突然寻思到了啥一般张口道,“听闻你今日去了你娘亲的铺子,亦不晓得现而今是何样子我这回来长安城,还没来的及去瞧上一眼。”

听着东宫靖问,许轻歌冲着牛氏瞧了一眼,恰好跟牛氏的视线对上,好像没料到许轻歌会看自个儿,因而牛氏的神情有些许惊异。

“舅公,那些个铺子我计划打算好生料理一下,而后从新开张。”收回目光,许轻歌笑着张口道。

“恩,亦好,这样多年了,也应当好生的料理一下,倘若是缺钱,尽然跟舅公说。”点了下头,东宫靖非常答应许轻歌的看法,因而他张口,表达了自个儿对外甥女的支持。

“怎好要大舅哥破费呢如果是轻歌儿缺钱,尽然跟我这父亲张口便是。”听东宫靖讲完,许文隆紧忙张口,再咋说,许轻歌亦是许家的闺女,怎好用东宫家的钱呢

“无妨,再咋说,我也比起你有钱,你是国相,除非朝廷给的俸禄,便没了其它的收入,这一大家子须要你来支撑,你便别跟我夺了。”东宫靖摆了下手,他晓得,许文隆是个好国相,为官非常的清廉,料理铺子须要的费用不是小数目,如果真要许文隆拿,恐怕是个不小的负担。

听东宫靖这么说,许文隆也只得笑笑不再言语,由于东宫靖讲的是实情。

“不管谁拿钱,轻歌儿全都记的父亲跟舅公的心意。”瞧着俩人的样子,许轻歌面上的笑容更为深。

等用过了饭,一家人坐到桌前闲谈时,许轻歌吃了口清茶涮了涮口,这才把视线再一回的落到了牛氏的身体上。

“先前我讲过,倘若是铺子真真的赔钱了,必然回给牛姨太一个交待,此话自然而然不是白说,仅是我今日查红脂铺子的账面时,发觉了点儿有意思的事儿,不晓得牛姨太有没有兴致欲要晓得”笑着张口,许轻歌觉的自个儿已然非常仁慈了,没在吃饭时说,否则恐怕牛氏要消化不良了。

“二小姐发觉了啥有意思的事儿我倒且是有些许心奇。”心目中困惑,牛氏自认账面作的没问题,可现而今许轻歌这么说,这要牛氏有些许怪异。

“我娘在长安城内一共三家铺子,饭庄、布铺还有红脂铺子,今日我是跟表姊一块出门的,三家铺子的账簿我们全都带回,可查看过后发觉,饭庄跟布铺的账面看起来好像是没问题的,可是瞧了红脂铺子的账簿以后,我们姊妹俩个倒且是迷糊了。不晓得这三家铺子的账簿,是否出自一人之手”

笑瞧着牛氏,许轻歌倒且是欲要瞧一下,牛氏究竟会咋答复

听着许轻歌这么问,牛氏轻轻的蹙了蹙眉,心目中黯自盘算着许轻歌这般问的缘因,莫非红脂铺子的账面出了啥问题不成

“是出自一人之手。”终究,牛氏点了下头,起先三家铺子做帐时,是朱姑姑找寻人作的,结果作出来的账漏洞百出,要她大发雷霆,终究还是她自个儿找寻人作的账簿,每一个铺子的账簿她全都亲眼查看过,没啥大问题以后,这才送到了各个铺子当中,因而牛氏非常确信账簿是没啥问题的。

现而今许轻歌说发觉了有意思的事儿,牛氏只当作她是欲要诈自个儿,因而深思了一通以后,便讲出了答复。

“原来是这般。”许轻歌的嘴边勾起了笑容,她望向牛氏,眼眸中满满是讽刺,“没寻思到一人做帐,居然也可以把账簿做成两样,我不的不佩服牛姨太找寻的人,居然这么的会变通。”

存心在会变通仨字上加重了口吻,许轻歌嘴边的笑容更为深,“那饭庄跟布铺的账簿实在可以说作的完美,由于非常的精细,可红脂铺子的账簿却是是漏洞百出,五十文进的香粉,居然可以以三十文卖出去,不单这样,有的账目乃至是重复再重复的,仅是中间衔接的好,因而不认真看非常容易瞧不出来。”

“我非常心奇,一个做帐作的这么精细的人,为何会犯这般的错误莫非是觉的牛姨太的钱给少了”

听许轻歌讲完,牛氏的面庞霎时一变,一切的账簿起先她全都是看过的,不可能出现许轻歌讲的问题才对莫非这当中出现了啥变故不成?

许轻歌的话讲完,不仅是牛氏变了脸,即便东宫靖跟许文隆也全都望向了她,察觉到俩人的目光,牛氏面上的神情便愈发的难堪。

“二小姐全都怪妾妇,是妾妇不明白经营,瞧不明白账簿,因而才会犯了这么的错误,还请二小姐谅解。”眼圈一红,牛氏居然哭出,不单这样,那悲悲切切的柔弱样子,倘若是要男人见了,恐怕禁不住怜惜。

见牛氏这样,许轻歌心目中黯自讽笑,可面上的笑容却是非常的温柔,即便声响亦是这样,她牛氏会装,自个儿莫非便不会么

“牛姨太,我并没责怨你的意味儿,这得亏是在大家的跟前,否则的话,旁人如果是不晓得情的,岂不觉得是我欺凌了你快别哭了,否则一会父亲怕是要心痛了。”

说此话时,许轻歌冲着许文隆望去,见他眼眸中果真闪烁过了怜惜,心目中便不免有多了几分讽笑。

听许轻歌这么说,牛氏赶快拿着手帕擦了下眼,也借此掩住了她眼眸中的寒意,她方才说那话,便是为引起许文隆的怜惜,独独这许轻歌要把话戳破,着实是可恶。

现而今现而今这样一说,她如果是再装下去,岂不显的矫情况且许轻歌的舅公还在,恐怕他对自个儿的厌恶更为深了些个。这倒无妨,只须许文隆不会厌恶她,那样在这家便还有她的立足之地。

“二小姐不怨妾妇,妾妇心目中实在的感激,可更为多的却是是内疚,原是寻思着帮姐姐好生料理着铺子,待到二小姐大了,亦好要二小姐掌中多出一份儿嫁妆来,没寻思到”声响又多了几分哽噎,牛氏赶快拿出手帕来擦了下眼尾,而后垂下头不再言语,瞧那模样,好像是在自责一般。

东宫靖瞧着牛氏的样子,不禁蹙了蹙眉,他转脸又瞧了下许文隆,见他面上带着怜惜,便不免心目中生出一缕恼意,他讥诮了下,而后站起身来,冲着门边步去。

一见东宫靖走了,许文隆也赶快起身,冲着牛氏瞧了一眼以后,许文隆这才冲着门边追去。

许老太君今日身体不适,因而没来用完餐,此刻屋儿中除却是许轻歌跟东宫梅芳以外,便是许文隆的妾氏以及庶子庶女们。

黎氏跟莫氏起身,冲着诸人福了下身以后,便分别带着自个儿的小孩儿离去。

见诸人全都走了,许轻歌的面上浮露出了一缕似笑非笑的神情来,她瞧着低头不语的牛氏,淡微微的张口道。“牛姨太,父亲已然走了,抬眼来。”

许轻歌自然晓得,牛氏是在装样,她这样讲的目的,无非便是欲要告诉牛氏,她一直全都晓得她的嘴儿脸,因而在她跟前,牛氏无须隐瞒。

果真,听许轻歌讲完,牛氏抬起了头,在她的面上,现而今已瞧不出一缕的柔弱样子,她面无神情的看着许轻歌瞧了片刻,这才从新浮露出了一缕笑容。

见她这样,许轻歌不禁的感叹,这牛氏还真真是会装,怨不得这样多年可以一直把许文隆蒙在鼓中。

“牛姨太说自个儿瞧不明白账簿这倒且是要我惊异了呢打从娘亲过世以后,宰相府便一直由牛姨太料理,莫非咱这庞大的宰相府,居然连账簿全都没”虽然许文隆跟东宫靖走了,可应当讲的话,许轻歌还是要讲出来的。

听许轻歌讲完,牛氏哽了下,显而易见,她没寻思到许轻歌会问出来这般的问题。

“表妹,我打小跟随在我娘身侧,我们元帅府虽然不算太大,可也跟宰相府差不了太多,平日中我瞧着我娘翻着一摞摞的账簿,我全都觉的脑袋痛。”东宫梅芳笑着张口,眼盯在了牛氏的身体上,“不晓得牛姨太如何作到不看账簿,便能把宰相府上下料理妥帖的不若教教我,我亦好回去跟我娘说一下。”

“东宫梅芳,此是我家的事儿,你一个外人,最为好不要多管闲事儿”许露望向东宫梅芳,眉角狠紧的蹙着,面上的神情非常的不善。

“真真是怪异了,我哪儿句是多管闲事儿了莫非跟牛姨太讨教便是多管闲事儿”望向许露,东宫梅芳笑着张口,

喜欢我家娘子老想黑化请大家收藏:(www.shouda88.com)我家娘子老想黑化手打吧更新速度最快。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我家娘子老想黑化》,方便以后阅读我家娘子老想黑化第67章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我家娘子老想黑化第67章并对我家娘子老想黑化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