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情况:shouda8.com 被强打不开了,请大家收藏新域名 m.shouda88.com

第26章

作品:夫人她又妖又飒|作者:睡睡有今朝|分类:言情美文|更新:2021-01-14 00:05:41|字数:4227字

“曾路是我多年的好朋友,又为我受了伤,那肯定要我亲自照顾的,怎么能够找护工?”柳暖不明白。

对面的陈俞沉默了许久,咬着牙说:“柳暖,我们马上就要结婚了,你照顾别的男人要是被记者拍到,集团的股票一定会受到震荡的!”

陈俞才不在乎什么股票,他在乎的是自己的女人在心怀不轨的男人身边!

柳家那晚发生的事情,陈俞一直牢记在心,他虽然没有证据,但是身为男人最了解的就是同类,他知道曾路喜欢着柳暖!

但是看柳暖的模样,并不知道曾路的心思,陈俞才将这件事情压在心底。

曾路的腿受伤陈俞照顾,这不是要培养感情的节奏吗?在这一刻,陈俞甚至怀疑曾路是故意受伤的!

“哎呀,我知道了,我会小心的,你放心好了,马上就到病房了,我先挂了哈。”柳暖说完,不给陈俞说话的机会,直接挂断了电话。

电话另一端的陈俞,脸色直接黑了下来。

柳暖拿着食盒,进了病房,见曾路正在刷股票,笑着说:“不要看了,赶快喝汤吧。”

曾路收回目光,看向柳暖,只见柳暖,打开食盒,倒了一碗浓郁的骨头汤,霎那之间,整个病房里都飘荡着香味儿。

“这是你做的?”曾路惊讶的看着柳暖,在她的印象中柳暖并不会做饭。

柳暖嘿嘿一笑,并不回答曾路,而是把碗放到了曾路的手心里:“谁做的不重要,喝了才最重要!”

曾路点了点头,慢慢品尝着美味的骨头汤。

柳暖坐到一旁,有一句没一句地和曾路说着话,两个人都很安静,但是却没有丝毫尴尬。

曾路吃饭很慢,许久之后才吃完,评价是,没有味道!

生病之后的餐,怎么可能会和平时一样?

柳暖收拾完东西之后,见时间还早,边坐在床边上,和曾路讨论有关商业项目的问题。

曾路是天才,在国外主修经济,他有敏锐的目光和直觉,否则也不会刚刚回到国内,便直接坐稳了董事长的位子。

当然,曾路的公司没有办法和陈俞相提并论,但是陈俞现在的成就也离不开祖辈的努力。

曾路自然很是乐意给柳暖讲解,曾路修长的手放在柳暖的身后,就如同揽着柳暖一般。

柳暖听得入迷,也并没有注意到曾路的动作。

直到,病房门被打开。

陈俞自然不会让自己的女人和心怀不轨的男人待在一起,便亲自来接柳暖,没想到推开病房门,看到的是两人相拥的场面。

刹那之间,陈俞的脸色便冷了下来。

“陈俞,你怎么来了?”柳暖起身,直接将陈俞手里果然接了过来,放在了曾路的床边。

而这一系列动作,就如同主人对待客人一般!

“你不希望我来?”陈俞的心口积累着闷气,不满的瞪着柳暖。

柳暖被瞪得莫名其妙,只得摇头:“怎么可能会不希望呢?”

陈俞没有理会柳暖,而是走到床前,居高临下的看着曾路。

曾路直视着眼前的男人,浓黑的眼底只有挑衅,没有半丝害怕。

“曾先生的腿伤是因为柳暖而起,我们自然要尽心照料,但是柳暖连自己都照顾不了,自然也无法照料曾先生,我已经为曾先生请了特护,几分钟之后便会到。”柳暖面无表情的说着。

曾路收回看陈俞的目光,隐忍的看向柳暖。

柳暖听到陈俞的话,也没有觉得丝毫不妥,主要是被陈俞的理由给说服了!那便是,柳暖连自己都照顾不了!

柳暖不得不承认,她没有照顾病人的经验。

曾路轻轻一笑,温和的面容令人顿生好感,说出的话虽是拒绝,但却不会令人感到丝毫不快。

他说:“陈先生言重了,我和柳暖自小长大,我一直把她当成亲妹妹一般看待,为亲妹妹受了伤,不也是应该的吗?我受伤的只是腿,并不是不能动,不需要什么护工的。”

陈俞摇头,坚决说:“腿伤能大也能小,为了以防万一,还是有人照顾为好,曾先生还是不要拒绝了。”

陈俞说完,便懒得和曾路继续纠缠,转身看向柳暖,皱着眉说:“天色晚了,你该和我回家了!”

我,这个字陈俞咬得极重。

柳暖莫名其妙的看着陈俞,低头看了看时间,明明刚到十九点,怎么就晚了?

“记者也是要休息的,天黑了才不容易被拍到,我陪曾路一会儿。”柳暖说道。

陈俞眯起了眼,冷冷的看着柳暖,心里在猜测,柳暖对曾路是何种感情。

曾路对柳暖的好,柳暖就没有想过男女之情?还是说柳暖一直知道,只是默默的接受?

想到曾路可能是备胎,陈俞心口更加堵得慌,直接扣住了柳暖的手腕,扯着便往外走:“我说天晚了,就是天晚了,跟我离开!”

“你干嘛?”

柳暖没有想到,陈俞会这么做,当下想要甩开陈俞的禁锢,却发现陈俞握得更紧。

柳暖无奈,回头愧疚的看了眼曾路,还没来得及说声再见,便被陈俞拽出了病房。

出了医院,柳暖直接被陈俞塞到了车里,陈俞冷着脸开着车,一路上都没和柳暖说一句话。

而此时的柳暖,也在生陈俞的气。曾路为她受了伤,她不过是照顾曾路,陈俞就莫名其妙的发了疯,让她情何以堪?

到了陈家,陈俞和柳暖下了车,两个人谁也不理谁的走进了房间。

柳暖坐在客厅的沙发上,低头看着手机,把陈俞当成了隐形人。

陈俞烦躁的扯下了脖子上的领带,随手扔在了一旁,然后转到柳暖的身前,居高临下的看着柳暖。

“柳暖,就算你和曾路是好朋友,但是你别忘了男女有别,我是你的男人,就应该这么做!”陈俞的气势很足,但是说出的话却没什么力度。

盯着手机的柳暖眨了眨眼睛,无语的看着陈俞,难道他不知道他的话会让人认为在吃醋?

柳暖摇了摇头,如果她告诉陈俞,他前两天一直住在曾路的家里,他会不会疯掉?

柳暖仔细的考虑了片刻,聪明的决定不说。

“我知道了,也知道你没错,但是你的做法就是让我很生气,我不想理你。”柳暖起身,朝着房间走去。

身为男人吃醋没错,但是陈俞的做法,让柳暖很生气!

陈俞看着柳暖的背影,无奈的上前拦住了柳暖:“柳暖,你听我说一句,离曾路远一点!”

此话一出,如同炸弹引爆,柳暖愤怒的瞪向陈俞!

“陈俞,你有没有搞错?我和曾路是自小的好朋友,是儿时伴,我们两个清清白白,没有一丝一毫的男女之情,更不像你和王佳怡那样有过情史!我们两个在一起就像是哥哥和妹妹,纯洁的很,你凭什么这样要求我?”

纯洁?

陈俞皱眉盯着柳暖,柳暖以为是纯洁的关系,但是曾路的心里早已经不是如此!

可这件事情,陈俞绝对不会告诉柳暖!

柳暖气愤地说完之后,见陈俞还没有让开路,当下推了一把陈俞的胳膊,准备直接往前走。

但是推完之后,只听到陈俞闷哼了一声,柳暖无语地看过去,她一个瘦弱的女孩能有多大的力气?陈俞也学会装柔弱了?

但就是这么一眼,差点让柳暖尖叫出声。

陈俞原本就穿的白衬衫,胳膊上鲜红的血和极致的白形成鲜明的对比,是那样的耀眼和可怕!

“天哪,我到底用了多大的力气?怎么还流血了?”柳暖惊讶的去找药箱,然后低头看着自己的手,无论如何也想不到她的一推能伤了陈俞!

陈俞失笑的看着柳暖,在柳暖小心翼翼的动作下退下了衬衣,柳暖皱眉看着陈俞包扎好的伤口渗出血迹:“你怎么受伤了?”

如此说着,柳暖便想到了在医院里躺着的曾路,脸色簌的苍白:“你是不是也被王佳怡背后的人给伤了?”

陈俞盯着柳暖紧张的神情,浓墨一般黑沉的眼底闪过一丝纠结,瞬间释然,微微摇了摇头,将王佳怡的事情从头到尾告诉了柳暖。

柳暖听着很是惊讶,没想到陈俞竟然是被王佳怡伤到的!

“柳暖,我一直不让你和王佳怡接近,也不让你掺和王佳怡的事情,是因为王佳怡是个很具有攻击性的人,她若发起疯来,真的会杀人!

你是我最爱的女人,是我要携手度过一生的妻子,我绝对不允许你出任何事情!所以有些事情,我想要隐瞒你,不想要告诉你。

可事情到了现在这一步,你该知道的都已经知道了,我也隐瞒不下去了。”陈俞重重地叹了一口气,若是时间能重来,他一定不会招惹王佳怡!

但这个世界上没有后悔药,事情只能够解决!

柳暖听着,朝着陈俞翻了个白眼儿:“如果我是你,我会在王佳怡出现的时候,便把所有的事情说得清清楚楚!这样的话也会让对方有所准备,不会发生类似于绑架之类可怕的事情!”

陈俞盯着柳暖,良久之后点了点头,认同了柳暖的说法。

“如果有下一次,我会记得告诉你的。”陈俞漫不经心的说。

“疼……”陈俞口中发出闷哼声,无奈的看向柳暖,只见眼前的女孩眸子里一片愤怒的火,冷冷地警告说:“这一辈子只能有这一次,要是再出现一个王佳怡,我就休了你!”

听着女孩软糯的声音,威胁的话,陈俞非但没有丝毫气愤,反而得意的勾起了唇角。那也就是说,柳暖和自己一样,想到的都是一生!

“陈俞,其实说句实话,王佳怡精神病复发很大,原因是你和我刺激了她!现在你既然答应他父母劝说王佳怡出国,我也支持你的做法!

所以我准备给你一段时间,让你彻底解决王佳怡的事情,然后我们再结婚!因为如果不解决的话,就算我们结婚了,只怕也面临的是大大小小的误会与争吵,只怕婚姻进行不下去。”柳暖咬着嘴唇,将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

陈俞点头,没有反对:“我尊重你的想法,也认同你的想法!”

只有将他们之间的阻碍彻底除掉,他们才能甜甜蜜蜜。

柳暖听了之后,松了一口气,又将陈俞的伤口好好的消毒包扎。

“最近几天一定不要见水,如果要洗澡的话,也要小心一些,还要用保鲜膜包起来,发炎了就不好办了。”柳暖叮嘱。

陈俞听着,微微点头。

收拾好之后,柳暖准备离开,但是却被陈俞拦下。

“为什么要离开?”陈俞一脸的不解。

柳暖更加无奈:“我们不是说好了要给你一段时间解决的吗?我现在当然要离开!”

陈俞走进柳暖,柳暖下意识的往后退,陈俞直接把柳暖逼到了墙角。

“今天煮熟的鸭子都送上了门,你觉得能飞得走?”陈俞说完,直接单手将柳暖扛在了肩膀上,朝着卧房走去。

柳暖无语,想要挣扎,但是害怕陈俞的胳膊在流血,只能任由陈俞把他扔在了床上,然后整个人扑了上来。

柳暖想要提醒陈俞小心一些,但是随着陈俞密密麻麻的吻,剩下的理智全然消失不见。

第二天一早,柳暖在陈俞黑着脸之下,强硬的来到了曾路的病房。

柳暖推开门,见许叮叮在这里,却没有见陈俞口中的护工。

曾路解释:“我只是腿受伤,又不是不能动,不需要人守着。”

柳暖无奈,虽然曾路秉性温和,但是决定的事情无人能够改变!

柳暖看向许叮叮,许叮叮直接瞪了一眼柳暖:“暖暖,你真是不够朋友,曾路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你竟然没有第一时间通知我!”

柳暖挠了挠后脑勺,没有开口说话,因为在她的认知里,许叮叮和曾路没见过几面,应该没有那么熟悉才对!

不过见自己的两个好朋友相处的那么好,柳暖心中一百个高兴。

“对不起嘛,我错了,你原谅人家好不好?无论以后有什么事情,我都第一时间告诉你,和你分享,你能不能原谅我了?”柳暖拉着许叮叮的手,使劲儿的撒娇。

许叮叮一脸的傲娇:“不行!”

听到许叮叮这么说,柳暖失望地松开了许叮叮的手,摇着头走向曾路:“原本我还有事情要和你分享,既然你不原谅我,那我就不告诉你了。”

许叮叮一听有事情,立即露出了期待的模样:“我原谅你了,赶快告诉我。”

“哈哈……”曾路见两个女孩明媚的笑容,神采奕奕的样子,不由露出了微笑。

柳暖朝着许叮叮翻了个白眼,将陈俞和王佳怡的事情告诉了他们。

喜欢夫人她又妖又飒请大家收藏:(www.shouda88.com)夫人她又妖又飒手打吧更新速度最快。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夫人她又妖又飒》,方便以后阅读夫人她又妖又飒第26章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夫人她又妖又飒第26章并对夫人她又妖又飒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