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情况:shouda8.com 被强打不开了,请大家收藏新域名 m.shouda88.com

第101章 102再来亦是如此(51)

作品:鸢飞止于息|作者:伍仁栈|分类:言情美文|更新:2020-02-12 22:06:52|字数:7017字

他一直遣派下属查着于息的下落,偏偏这人却像人间蒸发般,国内外皆查不出下落。

当初蓝宇毅打电话来,告诉他于息向他要了西门芣的资料,还让他查那人的地址,西门浦就想着,若是自己先一步查到,也许就能找到于息下落,只是他已经寻了十年了,怎么可能轻易找到。

他整日沉迷醉酒,性情也越发暴躁。

直到半个月过去下属打来电话,说是在东区看到了于息。

他这颗心啊,一下子提到嗓门口了。

扔了手机,随便上了辆车驶向东区。

谁人不知,西门家之所以给蔡家面子,就是因为这个东区。

东区是蔡浅攸父亲蔡玉乾的地方,向来是仇敌有来无回的,谁人敢去。

于息可是活活剐了人家女儿啊,她去干嘛,给人赔命吗?

东区地势较低,南面是片海,再往东是座高山,这里原来是富庶之地,只是蔡玉乾接管后,极少见活人来了,这里倒成了死人消遣的地方。

西门浦刚停下车,蔡玉乾就迎出来了。

也不靠近,他单是调侃着:“新老爷怎么有心思来我这了?”

“把于息交出来!”

没想到西门浦语气这般冲,他只是呲笑着:“死了,尸体扔了,估计现在在狼肚子里了,要不,我把狼交给新老爷?”

“你,你……”西门浦现在可听不得死这个字,他气的浑身血液逆流,也不知打哪掏出一把抢来,恶狠狠地低着蔡玉乾眉心。

蔡玉乾大笑起来,笑够了,眼泪都快笑出来了,歇了好半晌才开口:“新老爷别急着生气啊,我就问你一句,于息是你什么人啊?据我所知,你们可没结婚吧,你以什么身份让我交出于息,她的尸体也不该由你来认领吧?”

“蔡玉乾,我敬你是长辈,你若执意不肯交出于息,我便活剐了整个东区!”

两人对视着,都从各自的眼神中看出怒火。

谁都不会退让。

蔡玉乾虽不爱待自己女儿,毕竟多的是。可是他一个东区老大,女儿被人活活分解了,连尸首都没能回祖坟,他心中有气,碍于那人一直不敢发,他刚想说些狠话,恰巧这时天气阴暗起来,一道闪电猛的劈下,整个亮起半个天空,衬地西门浦像个修罗,他也就住嘴了。

台风登陆的迹象越来越明显了。

蔡玉乾地盘靠海,他怕西门浦一直与他僵着,无法躲避台风,他爱惜生命,只得妥协:“新老爷可懂规矩,人在我这,我得提了条件,你才有机会。”

“别TMD废话,说!”

“那五十箱血咯息,你居然没毁!”

脑门上那把枪又近了几分,对面那人身上的阴冷随风打在他脸上。

“我要你三天内卖出这批血咯息,我就将于息交给你。”

西门浦明白了,他危险地看着这人,“你是他的人?”

“是。”

他憋眉看着这人,心中有了狠意:“那你应该知道,血咯息不是毒品。”

蔡玉乾趁机夺过他手中的枪,又恢复了一派沉着冷静:“是毒药,我知道。不妨告诉新老爷,那毒,尚且无解。”

“那会害死不少人!”

蔡玉乾无所谓:“害死了又如何,买那些东西的,可都是吸毒的人,你平生不是恨死了这样的人嘛,帮你,你还不高兴啊!”

西门浦盯着他,微眯了眼睛,想从他镇静自若的表情中看出点什么。

“是答应,还是不答应。”

蔡玉乾回城了,只留下一句:“有罪者数万万人,与于息,你自己选。三天后,看你表现定夺于息的生死。”

台风来了掀起风浪,打在西门浦脚下,这才逼得他离开。

他当即选择替代,回去就安排了,可是货还没出市,蔡玉乾一个电话打断了他全部幻想。

“我有探子,你最好不要耍聪明。”

西门浦扔了他的电话,转身去了地下室,血咯息早就被他运回粹御山庄。他细细算着:

救了于息,他会害死多少人?

一万?两万?十万?还是更多?

西门家族商及全球,华商垄断全国,这批血咯息一但下海入线,一切都完了。

加上他先前停了半个多月了,这货一下,基本上没有挽救的余地。

西门芣,为什么我十年前没杀了你。

……

最后一天,西门浦在东区门前等着。

台风过去了,余下些后雨,他也没打伞,一个人站着,看着这片废墟。

呵,他到底做了什么!

“哈哈哈,蔡玉乾,你丫的不是人,你个缩头乌龟,你炸了自己的窝,想逃避责任吗?你把于息交出来,我都按你说的做了,你还要怎样?你出来——”

繁华地带依山傍水的鬼都东区,一夜间伦为废墟。几百年的华贵与传奇,今日流入历史长河,一去不复返了。

这座堡垒般坚固的塔城,竟然这么被炸毁了。

怕是以后旁人会说,东区的老大做过了事,自己吃了自己的亏,城塔了火药味太重,天上一位神仙看着不顺眼,给了一根火柴,它自己就暴了。

西门浦浑浑噩噩回了粹御山庄。以往幽静撒发着诡异气息的主楼,此时依旧是幽静的,只是因为屋内的众人不愿说话罢了。

西门家族的货向来是好货,一但下了海,立刻就会被抢空了,这些人得了消息,来兴师问罪来了。

他们一个个脸色苍白,像是见了鬼般。

“新老爷,您若是不满我们旁支的人,您可以直说,用不着报复整个族门吧!”

那些人一嘴一个样,叽叽喳喳说了半天,都是一个意思。

“你是因为西门家族干的生意不合你意,你就要毁了他,是吗?”

西门浦只是湿润了全身衣服站在门前,别人说什么,他就听着。

“还是说你报复我们私通了蔡家后辈,心中不快了,想拿我们出出气?”

他突然弯下腰去,板板正正地鞠躬,这个动作成功堵住在场所有人的嘴巴,西门浦也没起身,就这么说着:“长辈们,晚辈做错了事,在这里,向您们陪个不是。西门账上,华兴账上的钱财,您们若是想逃命,拿了赶紧跑吧,这些人命不是开玩笑,我得留下来赎罪。”

话说完,他上楼了。

那群人还有要闹得,他直接吩咐了属下:“不想走的,杀了便是。”

从这天开始,西门浦一直在书房中酗酒。

这里,是唯一没有于息身影的地方,他怕醉后见了于息,他实在没有脸面对她。

以酒洗面,偶尔吃些粮食确保自己死不了,西门浦就这么持续了五日。

他还能干嘛,他身上背负的命案,够他下地狱死好几次了吧,这样的西门浦,拿什么保护于息,他不找于息了,只要她活着,怎样都行。西门浦,要接受法律的审判。

“今日,全国各地都出现一些诡异现象,警方发现近百具尸体,根据血液检测,这些人都曾吸过毒,血液中还有一种未知的毒素……”

为了确保被逮捕时不失了态,西门浦近日不曾饮酒了,偶尔坐在地上发呆,抽几根烟。

今日了有些不同,一早下属就来敲门了,告诉他外面来了个叫许一方的,说是来找夫人的。

西门浦一下子就慌了,哆哆嗦嗦开口半天,让佣兵打发他走,那人却不妥协,一直等着。

西门浦从窗户远远瞧见那人,心中惭愧,暗自叹口气,他实在不知该如何与那人交代了。

站起身时,他突然瞧见了桌上的一封信。

没有署名,只是那字,早就刻在西门浦骨子里了。

他心中许久没有跳动了,如今看着这封信,全身的血液都像活了般,凶狠地跳动着。

踉跄着出门,抓着一个保镖问着:“五天前,我回来那日,可有人入了粹御山庄?”

“除了您,不曾有人。”

“那我那一早出去后,可有回来?”

保镖不敢多想,如实回答:“您是回来过,只是去了书房,不久就走了。”

果然,果然啊……

这人打的这个算盘。

他飞奔回书房,从一堆酒瓶子中找到自己的手机。

“喂,蓝宇毅……”

西门浦感觉自己快被怒火点燃了,他真是愚蠢,找了十年的人,就藏在自己跟前,他居然一点察觉没有,真是可笑。

东区身后那座山,被东区碉堡似的围墙围得滴水不漏,没有特殊通道根本就不去,怪不得这里一夜变了废墟,原来只为找一个西门芣。

他带着身边仅剩的一个人上山,自从看了西门芣给他的信,他才有了希望的念头。知道死罪定了,他只是想救于息罢了。

终于,爬了两三个小时,接近顶楼时,远远瞧见几处木屋,有一黑衣身材魁梧的男儿立在门前,照看着什么。

他命人小心了些,西门芣能制出那么多毒药,这周围,难免被他下毒。

“侄儿来了,不进来喝杯茶吗?”

西门浦不敢往前走,那人先听着动静,转过身来。

这一眼,差了十年。

十年后,那人犹见细腻,只是西门浦的这张脸,已经完全长成了他的样子。

周围有吸冷气的声音,但无人吭声。

西门浦和西门芣,一个侄儿,一个小叔,两人可差了一辈,却有一样的样貌。

西门浦黑了脸,冷冷道:“西门芣,我来接于息。”

“我记得我信上说的很清楚,我要你三日前接走她,抱歉,过时了,你不用再见她了。”西门芣语气平庸,听不出喜怒。

“西门芣,你说的我都照做了,你放了于息,今后,我放你回来,西门家给你,你想怎么处置我,任由你说了算,我都答应,只要你放了她。”

“哈哈哈,你这笑话,倒是挺感人的号。”西门芣笑开怀了,整个眼睛都眯上了,笑够了,他整理衣服,对西门浦做出个请的姿势。

西门浦也听话,当真往前走了。

他身后几个亲信也想跟着,只见西门芣动了动眼角,这二十多个人一个个像是喝醉似的,一个接着一个倒下了。

西门浦愤怒了,压着粗声咆哮一句:“你干什么?”

“你都杀了那么多了,我杀几个祝祝兴,不行吗?”西门芣呲笑,“我的山泉,他们也是有胆喝——哈哈哈!”

西门浦无话可说,他看着身后与他出生入死许多年的弟兄们,心中越发不是滋味。

“进屋吧,于息已经在等着你了。”

他停着浇花,随着西门浦进屋。

屋内倒是敞亮,只是黑漆漆的,看不清人。

西门浦摩挲着,刚想掏出手机打光,手上突然碰到一湿热物体。

那人疼的哼哼两声,西门浦整张脸都黑了。

“西门付,你不讲信用。”

明明信上写了,不会伤害他,为什么不遵循。

“切,你就有资格教训我啊,要是你三天前就来了,她不至于这样。”

那人突然拉开窗户,阳光撒入同时,示意西门浦看看于息,他居然还兴兴道。

“呀,我这人下手没轻没重,弄疼了吧?”

于息半眯着眼睛,她神经恍惚着,瞧见光,眼睛仍没反应。

那一刻,西门浦害怕及了。

他瞧见于息满手铁链,雪白色衬衣上染了几朵血花,绚丽多彩似的,额头上还留着血迹呢。

“于息,于息……”

西门浦叫她几声,她醒了,费力地睁眼看了好一会,慢慢诉出一句:“你来了。”

他的眼泪,毁了阀门,抱了最后一次的姿态,他哭的越发难看了。

一旁的人间他俩叙情如此多泪,出声打断着,“等你们两人下了地狱,想怎么重修于好,都没人揽着了,等法律剥夺了你们的生命,你们就何以一家三口团圆了。”

“西门芣!”

西门浦是真的视死如归了,他急红了眼睛,声音带着不可质疑,暗暗将于息护在身后,解开了身上的口子。

他今日里穿了一阵宽松的唐服,本是无心之举,却没想到在路边见到这玩意。

“你放了于息,否则,我立马点火。”

他的热情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冷淡下来,两人僵持好久,只听西门芣一句:“我这有火,你若是不敢点,我帮你点。”

那是个定时点火两用的炸弹。

他赌西门浦不敢点,只是这个少年,又一次震惊了他。

导火线点燃的下一秒,西门芣不知从哪掏出一把匕首来,割断了引子,顺便反手抓住于息,反手扣住她的脖子,拿刀低着不许她乱动。

西门芣咆哮一声:“你想死,我还不想死。”

他拉着于息退后几步,命令西门浦,“你要是敢点燃它,我就弄死于息。”

“现在,你把你身上着东西拆下来,慢慢放下地上。”

西门浦毫不犹豫照做了。

只是他刚直起身,身后被什么东西抓住了,整个人失去重心,向前扑去,他被反手扣住,脑门上还低着一把手枪。

“李怀潸?”这个测脸,果然熟悉。

“呵,西门浦,抓你可真不容易啊,怎么样,被耍的滋味怎么样。于息,你什么滋味,你背叛我,我心里如何你现在知道了?”

于息笑了笑,既没过分惊讶,也没过分恐惧,只是平平淡淡一句:“蓝宇毅是你的人吧!”

就算是高级警司,也不可能那么清楚于息的动向,其实这个猜测,于息早就想到了,只是碍于毫无意义,他没明说罢了。

“不愧是我带出来的,果真聪明啊!”

“那于息,李叔不妨再告诉你个真相,你的孩子,是我用毒品毒死的!哈哈哈!”

一提孩子,于息是真的忍不住,剧烈挣扎着:“你卑鄙,你个骗子,你TM算什么警察。”

“你还好意思说我!”李怀潸怒哄一声,“你别忘了,你也是个警察。”

“呸,至少我没有你这么丧心病狂!”

“啪!”

李怀潸给了她一巴掌,这一巴掌用了他全力,于息嘴角立即渗出血来。

“反正,蓝宇毅已经去找警察了,我只要把你们杀了,就又能立功了!”

这话说哇,于息随了口血,诡异地笑了,声音低低的,令在场的每一位都没听清:“李怀潸,你还真当,我于息傻啊?”

李怀潸重要凑近听仔细些:“什么?”

迎接他的——

“砰!”

是一刻子弹。

于息嘴里仅有的一颗子弹。

只道那鲜活的尸体抽搐停止,西门浦还未从中恍惚过来,不及他爬起身,就听见西门芣赞扬的声音。

“小丫头挺敢的嘛,这玩意装嘴里,真的不怕死?”

他“照顾”了于息五日,一直没发现她还有这一手,这小丫头深藏不露啊!

西门芣用眼神示意西门浦退后:“你可别轻举妄动,她嘴里那个只能发一个子弹,我手里这个,可不止一个子弹。”

他架着于息往后退,西门浦一直没忘拿枪指着他。

而于息的状态看着不太好,许是刚刚火药伤到嘴巴了,她又吐了几口鲜血。

直到出了房子,三人退到一悬崖边上,西门芣不动了。

他转头看了看悬崖,故作夸张惊叫一句,于息也瞧见了,是万丈深渊。

西门芣定住脚,转头冷笑了:“我的好侄儿,于息这几日我照顾的很好,至于怎样好,你不久自会知道,今天,就玩到这里了,我先走了!”

他撒了于息,自己纵身跳了悬崖,却没算到,警察这时恰巧来了,赶在警察最前头的,是许一方,他不知从哪得了把枪,先一步打在西门芣肩头,他就是带着这颗子弹,跌入悬崖的。

于息瞧见许一方时,眼前一亮,又听见枪响时,她眼中噗地一片黑暗,什么也看不见了。

于息不动,依旧待在悬崖边,只是嘴边挂上一个崭新的弧度:“你啊,怎么能为了我沾了肮脏呢?”

她听见举枪的声音,她不傻,所以她没动,她甚至还听见许一方靠近的声音,但是西门浦没动。

脚步声越来越近,她心中也凉的差不多了,于息突然呵斥他一句:“许一方,你别过来,你再靠前一步,我立马跳下去。”

那脚步声,居然这样就停止了。

“许一方,你为了我断送自己前途,值得吗?我就是个罪犯,不值得你这么做。”

那人还是说不得话,他似乎再纸上写了什么,但于息看不到。

“行了够了许一方,你还不明白吗?我需要你吗,你就是个唱戏的,我爱听曲,闲来无事听你唱几曲,全当打发时间了,你倒是会赶鸭子上架,自己清高起来了?现在,你嗓子坏了,你再也不能唱我爱听的曲了,你不是我的戏子了,你还帮我,你不觉得你很傻吗?”这些话一气呵成,于息逼着自己没掉一滴眼泪。

她听着风声,确认耳边只剩风声了,又道:“你唱曲,我爱听,如今你没了这项技能,你还在我面前求赏吗?你要是还有些脸面,抓紧回家治嗓子去吧,兴许,还有反台的机会。”

终于,那滴滴声顺着风声传入西门浦的耳朵,他震惊了两三秒,确定听仔细了,想要上前几步。

“于息,你身上装了什么?”

于息挖苦他:“这才发现啊?”

是西门浦带来的炸药,刚刚趁着混乱,西门芣塞她口袋里的。

“放心,应该还有几分钟呢,西门浦,你也别过来。”她笑着。

“你让我与你说几句,最后几句了。”

于息听着西门浦冲身后喊让警察派人来拆弹,他也没逼着上前,她这才松口气。

“西门浦,这几日,我已经不是人了。”西门芣不知打哪学了药理,在她身上试了好几味药了,不仅有药,还有各式各样的毒品,就连那血咯息,前不久她也服下了,她现在,是离死不愿了。

“我知道,血咯息被卖出去了,你心里有愧,自是活不成了。孩子的事,我不怪你,是我眼拙,没识破这人的奸计,管家是我杀死的,麻黄草里的炸弹是我放的,马子和姑父,也是我炸死的。”

于息尽量笑着,却还是让泪水湿润了脸颊,她看不见了,她终究是做错了事,最后一面,老天爷都不让她好好看一看:“你放心,我都麻烦你这么久了,今后肯定不再麻烦你了,我也知道害臊的。等法院下了通判,你是活不成了,正好陪我了,还真是那句话,咱们一家子,可以在地下重聚了。”

“于息,你说什么呢,你别说话,你过来,我帮你拆炸弹好不好。”

他抑制呼吸,小心靠近几步,于息紧接着又连忙退几步,吓得他不敢动了。

“没用的,就算拆了这炸弹,我也活不成的。”

“西门浦,你好好听着,等到了那边,你也不必来找我,你要是嫌我麻烦,随便找他人就是,我记着孩子,我得先下去找他,咱孩子还没有名呢!”

“西门浦,我还有好多话,怎么办,时间不够了,长话短说吧。”她又沉默了,这次,她扬了扬,没让眼泪掉下来。

“有一句话,没来的及告诉你就变味了。”

“我爱过你……”

“再见……”

她身体后仰着,想一片叶子,就那么迅速,快到没人抓的住。

离得最近的两人连忙跑上前,他们想跟着跳。

是西门浦撕心裂肺的哭喊,“不!不要!”

许一方离得远,没拦得住,而西门浦离得远些,被警察扑住了。

感觉身体在极速下坠,于息还是舍不得地挣了眼,这一次,她瞧见了,许一方。她还以为,跟着跳下来的,会是西门浦呢……

呵呵呵,她又多想了。

于息闭上眼,任疾风撕打她的身体,她只知道,眼泪流出并不是因为痛。

……

法院最终审判,西门浦,死罪。

一个人,他活着,表面上贩毒大半辈子,居然只是个普通老板。一个人,以大家族的名义向海内外倾销大量毒品,最后证明这是假的,真相是,这是比毒品还厉害的毒药……

十万人啊……

枪决前,西门浦请求去一个地方。

是于息跳崖的断壁,这天,他好好拾掇自己,穿了一身得体的服饰,四辆警车护送他,生怕他逃了似的。

到地了,西门浦双手靠着手链,坐在离悬崖三四尺的地方,他心中只有一个人,身后却跟随着几十位警员。

他想起于息跳崖那日,身后也是几十名警员,也是当今这场面。

他想起两人第一次见面时,他矜持着身份让她明早来报道,这个小傻子还愣了好一会……

他想起那日宴席上,他暗示于息帮他推脱一下,她却直接推自己入了死胡同,自己这才忍不住亲了她……

他想起赵丰死的那日,她眼里担忧的是自己,那日华兴大厦中,初晨升起时那点点心动,那是劫数,亦是命数……

他想起领证那日于息的惶恐与期待,及那日亲吻她时的恐慌……

……

他想起,霓虹灯下,于息抱着孩子时,脸上的温馨与幸福……

——

这些警察只是没想到,西门浦选择了跳崖。

他们以为,西门浦猛然站起来,是想要逃跑,待发现那人方向不对时,已经晚了,悬崖上,只留了风吹动时,留下的素衣……

山崖雾气朦松,隐约瞧见涯底站着一人……

完。

《鸢飞止于息》无错章节将持续在手打吧小说网更新,站内无任何广告,还请大家收藏和推荐手打吧!

喜欢鸢飞止于息请大家收藏:(www.shouda88.com)鸢飞止于息手打吧更新速度最快。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鸢飞止于息》,方便以后阅读鸢飞止于息第101章 102再来亦是如此(51)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鸢飞止于息第101章 102再来亦是如此(51)并对鸢飞止于息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